两根齐入啊受不了了 好紧好大快点舒服使劲

刘明连绿帽子都没得带了,他老婆直接提出离婚,而且他疼爱有加的女儿也兴高采烈的跟着妈妈搬去了那个小

刘明气的肚子疼,也没有办法,谁让自己只是个超市保安,虽说坐到队长的位置,也没几个钱,老婆带着女儿

在医院一直忙到很晚,孩子留园观察,经理也来了,出于人道,结算了医疗费用,可孩子妈不依不饶,狮子大

两人从医院出来,刘明累得够呛,也气的够呛,电梯有危险,那上面警示牌子挂在那里,自己不照顾好孩子,

刘明想起老婆女儿,又想起那个只顾着要钱的受伤孩子的妈,刘明撇撇嘴心里想现在的女人怎么都这个样子。

刘明拿起个苹果,拿着刀子削皮,无意中抬起头看到自己办公室隔板上挂着一个女明星的广告照片,女明星对

着刘明搔首弄姿的,刘明心里一阵厌恶,苹果也不削了,抬手小刀飞了出去,正扎在照片女明星的下身,刀尖深深

刘明靠在自己的椅子上,长长叹口气,把消了一半的苹果随手放在桌子上,这一下,刘明一眼瞥到了桌子上放

刘明气个半死,正准备上去一脚踢她起来,一低头看到女学生微微岔开的腿,刘明心里一动,没有惊动女生,

慢慢的蹲下身子,从她两腿间望了进去,在裙子深处,刘明看到了一条白色的,不过裙子隔光,看不很真切,

自从老婆跟她初恋情人恢复联系后,刘明就没再碰过她,也没有碰过别的女人,憋了好久的刘明一下邪火就涌

这个大超市里,现在就他跟这个女学生了,可以说刘明她,她叫破嗓子都没有人听的到,其他守夜的兄弟

女学生还没回话,刘明抢过电话说:「我是XXX超市的保安,你女儿在我们这里盗窃,被我们抓住了,你过

女学生拿着纸笔,可没有桌子写字,刘明指指他平时喝功夫茶得茶几说:「把那个托盘搬开,蹲那边去写!」

刘明把椅子转向女学生,哈着腰很直接的盯着蹲在自己面前隔着一个小茶几的,正面的角度能看的很清

刘明随手抄起自己巡夜时候用的一个大手电,对着女学生脸就照过去,明亮的手电光晃着了女学生的眼睛,她

本能用手挡着,刘明把手电光往下移动,照着女学生的胸,女学生也不敢乱动,刘明的手电光划过茶几,直接照着

女学生脸上露出了一些惊恐的表情,说实话,刘明还真不敢搜她,如果动手动脚让她反咬一口,刘明也害怕。

刘明盯着看,自己都硬了,不过他不敢动手,用手电捅捅那学生的乳房说:「这奶罩是不是从我们这里偷

白色的棉质紧身三角裤,严丝合缝的包裹着女学生的下腹,在最下端那里微微有些褶皱,看的刘明心里痒痒的。

刘明烟还没抽完,对讲机响了起来,一个巡视外线的弟兄说:「队长,有个女的找你,说是那个女娃的妈。

刘明开了门,门口站着一个妇女,40多岁,穿着件黑色的西服套裙,整个人看上去倒是文质彬彬的,有几分

刘明看这个女人也是比较老实软弱的,也不知道那里来的勇气,把嘴巴凑到妇女耳朵边上说:「我不要钱,我

妇女一下愣住了,有些手足无措,刘明绕到她背后,凑到她耳边说:「你让我乐乐,我就放了她,把录像也删

刘明手一抬隔着妇女的西服套装揉搓着她的乳房,妇女耸肩抬臂想挣脱开来,刘明低声说:「从了我,我把录

妇女又推推她,女学生斜眼瞟了刘明的一双大手在她母亲胸前揉搓着,无奈的想转头,刘明一声怒喝:「看着!」

刘明把妇女的衬衫往上推推,奶罩扒下来一些,手往里一探,捏着妇女一边的乳房拉了出来,妇女的乳房很是

丰满,但也有些下垂了,奶头也有些黑,不过刘明还是贪婪的捏摸着,动作很大,妇女被捏的很疼,想躲开可一弯

刘明占领了妇女的两个乳房,握在手里体会着她的体温和柔软,看着她女儿惊恐无奈的表情,心里那种报复感

刘明一只手勐地从前面掏进妇女的筒裙里,摸着包裹在内的柔滑的大腿,接着又往上扣摸着,手已经毫无

顾忌的抠到和下妇女的阴部,妇女拼命弯腰,已经顾不得身后刘明的顶在上了,只是想躲开刘明

女学生害怕的蹲在了地上,刘明掏摸的很是兴奋,又命令女学生抬头看着,在她注视下,刘明一下蹲在了妇女

她惊叫一声,扭身想躲开,可是刘明办公室很小,身体被办公桌挡住了,刘明身体贴了过来,妇女使劲挣扎着,

刘明从侧面反身搂住了妇女的腰,控制住她的身体,就在女学生面前扒开了妇女的,把露出来的口对着女

女学生看了一眼赶紧扭开头,已经羞愧之极的妇女有一种想夺门而出的感觉,挣扎着往外挤,刘明环抱着她的

腰使劲一拉,两人倒在了椅子上,妇女赤裸的坐在刘明的大腿上,刘明手从前面一下摸到了妇女的,两根

女学生使劲摇着头,妇女挣扎起来像推开女儿,不让她看自己屈辱的样子,刘明也跟着站起来,伸手拉开自己

妇女心想要是能用嘴满足他比被奸污好很多,于是顺从的蹲倒了刘明面前,主动的用手握住了刘明的,张

嘴含住了他的,刘明还没洗澡,用了一天的汗味尿味很难闻,妇女强忍着舔吸着刘明的,这下刘明的

在妇女嘴里完全硬了起来,刘明舒服的哆嗦了两下,不过妇女舔的很浅,刘明不是很过瘾,双手插进妇女的发

妇女被捅到了喉咙,口水溢出,闷咳两声,嘴角鼻孔都喷出了口水,难受之极,可是刘明还是不断的一下一下

女儿想扭头不看妈妈的惨样,刘明一边哼哼一边说:「不准转头,看着,你这丫头也有过男人了吧,不是

终于刘明已经不满足妇女的嘴巴了,把从她嘴里拔了出来,妇女差点跪倒在地,单手扶着地,大口大口的

喘息着,刘明看着涂满妇女口水的,勐的把她从地上拉起来,双手一推,妇女就伏在了办公桌上,刘明从背后

刘明扭头对目瞪口呆的女学生说:「操进去了,老子操进去了,老子妈的逼里了,看着,不许闭眼,看着。

妇女明显的感觉到了刘明的侵入,粗壮的毫无停留的进入了她的身体,带了的肉体上的刺激勐烈的冲击着

她的大脑,女儿的注视混着着被陌生男人侵犯带来的强烈的屈辱感被转换成为了一种更为强烈的快感,她的思维以

刘明看女人反应很强烈,自己像得到嘉奖一样,把拔出一大截来,然后又狠狠的顶进去,一下一下的

那个女学生注视着母亲在男人身下承受着被侮辱的无奈的表情,自己竟然也兴奋起来,目不转睛的盯着。

刘明扭头看着脸有些发红的女学生说:「看着,对,瞪眼看着,就是因为你,你妈被不是丈夫的男人插,高兴

妇女被插的已经大量分泌粘液了,不断的随着刘明的着,声音让刘明越来越兴奋,摩擦出的

快感让刘明头皮发涨,嘴唇发麻,眼前一黑,一阵狂跳,憋了半年的勐的喷进了妇女的,妇女挣扎的

想起来,刘明按住妇女的身子,自己先慢慢直起身体,让继续在妇女的里泡着,直到最后一滴也流出

刘明伸手拿起桌子上的纸盒,拽处两张纸,擦擦,然后把纸盒丢给了那个妇女,妇女赶紧也拿出两张纸,

妇女赶紧掏钱出来,刘明掐了烟,身上觉着兴奋劲慢慢消散了,有了一些乏意,刘明挥挥手说:「走吧,以后

过了几天,又到了刘明值班,刘明坐在办公室里无聊的很,脑子里一直在想要是能把那女人再玩弄一次该多好

小弟走了,刘明看看优盘,心里一动,马上蹦了起来,把u盘插了进去,打开一看,果然是全天的视频,刘明

桌上的电话响了,刘明接起来,一个有些颤抖的女孩子的声音说:「大哥,大哥,你好,我是,是那个偷口红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szxyz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