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挺顶爽舒服插口述 第一次爱爱细节描述 男友硬了顶我沙发d

我知道自己的心理很肮脏,我喜欢看一个女人舔我的,只有舔了我的,这个女人才真正被我征服了。

我才不会舔,我闻到阿霞的有一股尿骚和香水混合的味道,难道她在这里也洒了那种让人头晕的东西?我用手扒开她的下身,她的下面还算干净,掩映下的是那种粉色的,口已经有些亮晶晶的粘液了。

阿霞边用抹着劣质口红的嘴亲我的脸、脖子和胸膛,边用一只手在我的浑身上下游走,同时她的另一只手抓住我的,在她的下面蹭了两下。

于是我开始正规的动做,你知道这个动作极度枯燥,我总是感觉这象农村的压水机,反复的下压只是要把水抽上来,而真正的快感其实是在井水喷发的那一刻。

我知道自己要喷发了,我能感觉到一股热流已经挤满了我尿道口,我的腰部开始发麻,我知道我要不行了。

阿霞那天没有给我一个明确的答案,阿霞那天没有给我一个明确的答案,她后来独自去浴室把自己冲洗干净,从包里拿出香水,喷在脖子、腋下和阴部,然后穿上了厚厚的冬衣。

你知道我一直向往一种流浪生活,我觉得一个不修边幅的男人背着旅行袋周游世界是一件非常惬意的事。

我每次去银行存钱时都想也许有一天,我会拿着这笔钱离家出走,遍游全世界,最好是徒步,哪怕全中国或者全省也好。

在我的脑海里,总有这样一幅画面:一个饱经苍桑的男人在夕阳映衬下渐渐走远,应该是一个秋天,他回过头来,留下一缕深遂的目光,他的头发和胡子在秋风中醉人地飘动。

有很长一段时间,我一闭上眼睛,就能看到一个长发披肩的漂亮女孩在柔和的灯光下,她的身体象冰雕一样洁白发亮。

当我们来到后窗时已能听到隐隐地撩水声,这声音让我激动得心跳加速,我听到陈金路很响亮地咽了一口唾沫。

晴穿着一件印花的小背心和一条白色的,她用手巾擦拭着自己的脸和脖子,她的两条腿细长笔直,脚丫像藕一样白。

她的经过清水的洗涤显得光洁无暇,只有少数几根淡淡的绒毛贴在耻丘上,那条细的肉缝让我的无比的胀痛。

我想我的第一次肯定给我心理方面带来某些影响,尤其在性趣方面,我长大以后不喜欢大乳女人和多女人,可能就缘于此。

后来他说他当时脑子里一直闪现一具水淋淋的肉体,但他却什么也没有看到,窗帘只有一条缝隙却留给了我。

我一直想拥有一支的带有黑色斑纹的笛子,但是音乐老师却把这支色彩沉重老气横秋的笛子给了我,并且拍着我的肩膀说:”好好练吧。

“我当时真想退出小乐队,要不是听到晴敲打扬琴的声音我也许就真的这么做了,晴的扬琴声留住了我。

后来那个音乐老师出事以后,学校在很长时间里取消了音乐课,那支笛子就留在了我身边,我没有把它上缴。

我不知自己为什么这样渴望找到这件被我丢弃很久的乐器,我的身上脏得不可救药,蛛网尘土粘了一身。

我不知道他这是从哪儿勾搭来的含羞草,她的穿着让人泄气,白色上衣几乎是半透明的,粉红色乳罩俗气地若隐若现,她竟然敢把领口大开,露出一片长了两颗黑痦子的胸脯。

不就是隔壁班那个小狐狸精吗?陈金路的笑声在我家的门外放肆地响起,你怎么想起她来了?十年前她就死了。

她的身子向前微探,一缕头发垂下来,悠闲地挂在她近乎透明的耳畔,她的脖子光滑圆润,胸脯微微地翘着,两条圆滚的小腿相互别着,脚丫在凉鞋里显得小巧可爱,精致的脚趾让人想入非非。

陈金路曾经多次劝我退队,他说你没事吹那玩意儿干嘛?我说你管得着吗?我知道,除了晴,没人可以让我离开小乐队。

什么?含羞草?哈哈哈……不要笑死我!她可是一点不知害羞,你不知道吧,她是个白虎,那下面光光溜溜的。

含羞草努力地把腿向两边分,还一下一下地扭,迎合陈金路的舌头,我能听到陈金路象品尝美味一样嘴里发出啧啧声。

女人闭着眼,特别享受的样子,那声可是一流,能变换很多花样,嗯……啊……哎呀……噢……亲哥哥……插……快……。

后来他也不行了,喘气粗起来,嘴里也噢噢个不停,女人就推他的肚子,好象不让她射在里边,陈金路就把那玩意儿拔出来,喷在了她的脸上。

阿霞是唯一主动追求我的,你不知道我对她有多烦,但她缠得我久了,我也就想通了,既然都是皮鞋,甭管是尖头的、方头的还是三接头的,不都一样穿在脚上?

那时我家住在一个宣闹的大杂院里,房子极小,父母住里面一间,而我和姐姐只能同睡在外屋的一张大床上。

姐姐大我3岁,我们感情很好,从来没有为睡在一张床上感到不便,有时我们甚至会钻到一个被窝里去睡。

我总是深切地感觉到某种在身体里不断地膨胀,我绝望地压抑着这种地滋长,但我知道总有一天我会无法自拔。

我长久以来为这事闷闷不乐,那几天姐姐以为我病了,她关切地问我怎么了?我粗爆地向她吼道,不要管我!

我后来想换个学校,我每次走在校园的小路上时,总能听到跳动的扬琴声,可那时,学校的小乐队已经解散,音乐老师被遣送回家了。

在同一学校高中部上学的姐姐曾经在一天晚上向我详细询问关于晴的事,我只能跟她说我不知道,姐姐不信任地看着我说你不知道?全校都知道你会不知道?

阿霞你不知道你有多迷人,其实我从上学时就喜欢你,你的模样,你的皮肤,你的身体,让我神魂颠倒。

我听到阿霞熟悉的娇喘,我能想象陈金路一定特别投入地亲着阿霞,他是老手,他与任何女人做这事时,都能让对方感觉到他的投入。

如果你当时在场,你可能会看到他们互相纠缠着滚落在沙发上,阿霞雪白的身体在陈金路身下不住地起伏。

我曾经检讨过此事,我认为,也许是以前我对阿霞过于冷淡和不在意,才使她更渴望陈金路之流的虚假恭维和泡沫般的刺激。

阿霞的叫声比以前更加肆无忌惮,充满了渴望和释放,我知道她已经在陈金路的舌头下亨受到了前所有的。

陈金路会用力地吸她的乳房,用舌头在她的乳头上划圈,还会在她的阴部久久停留,他会用牙齿轻咬他的,用舌尖敲打她的。

阿霞终于享受到了被男人品尝阴部的快感,她一定双手抱着陈金路的头,把他的嘴使劲地往自己的中按。

我用”苟合”这个词,也许是出于我失衡的心态,但我实在找不出其他词汇来形容他们在我眼皮底下干这事。

他们做完了,我猜不出他们都在想什么,这种死一样的寂静持续了将近3分钟,也许他们赤裸地搂抱着一起在回味,有一股汗臭混合淫液的味道顺门缝飘进来。

事情的发生其实很简单,一天深夜,学校负责巡夜的老师发现一个女学生轻手轻脚地从音乐老师的宿舍溜出来,这就是晴。

那时全校的师生都在为这件事的发生而感到兴奋,在那年夏天,你经常可以看到在校园里,学生或老师三五成群眉飞色舞地谈论这事。

我知道我以后可能再也见不到晴了,再也不能在黄昏夕阳的余光中看她的背影,再也不能和着她跳动的扬琴声轻吹我的笛子,再也不能在漆黑的夜里想象她的模样,再也不能把她沐浴的身影在脑海中不断浮现……

其实谁也没有亲眼看到晴那天晚上在音乐老师的宿舍里到底干了什么,但是人们依然兴致勃勃地谈论着,并为此衍生出许多版本。

如果你一定想知道事情的话,我只能把随后在校园里流行的一个手抄本摘录给你,这个手抄本曾经像《少女的心》一样风糜整个校园,但没有人知道它的作者是谁。

她穿了一件红色的连衣裙,刚洗的头发散发出清香的味道,胸脯高挺着,圆圆的两条腿,脚上没有穿袜子,露着白白的脚丫。

小晴喘息着说:”邵老师,使劲,使劲!”邵老师被小晴的娇声浪语刺激得热血沸腾,他了小晴的衣服,把光溜溜的小晴放倒在床上。

小晴舒服地叫起来:”啊……嗯……老师,……”小晴的紧紧地裹住邵老师的大。

邵老师揉着小晴的,使劲地,小晴的里四浅,她把双腿紧紧地盘在邵老师的腰上,嘴在不住地:”啊……老师,真爽啊……哦……快,快,使劲,使劲!”

邵老师越干越有劲,了好几百下,小晴早已了三次,她的被邵老师插得通红,因为充血象黄豆大小挺立着,她嘴里还在喊着:”别停,老师…………噢……我要死了……”邵老师终于感到要到了,他加快了速度,突然感到腰里一麻,喷涌而出,他使劲地往里插,把顶在小晴的子宫口,把全都射到里面。

这篇小说应该是我文学的启蒙,从作者对整个事件的了解程度、细节方面的描写以及行文的粗糙判断,此文作者极有可能是我校的非语文课老师。

因为作者在序言中信誓旦旦地说,他曾经看到过音乐老师对此事所作的三份检查以及晴的全部交代材料。

我知道只要她来找我,她就是下了最大的决心,她会将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向我说出,她不会求我原谅,她会让我自己选择。

那么到时,我怎么办?是原谅她的过失,还是痛恨地她一次,然后再把她象鼻涕一样甩得远远的?我不知道。

十年前,我亲眼看到音乐老师用自行车驮着铺盖卷走出校园,他永远不会再回到这个学校,在他落漠的推着车子走出学校大门时,有一些人对着他的背影指指点点。

晴在出事以后就再也没有露过面,有人说她转学了,有人说她进了精神病院,一个月后,所有的人都说晴死了,是的。

冬天的风无情地搜刮着我的面孔,总有一些行人脚步匆匆地擦肩而过,一些残纸在风中翻卷着飘过身旁,你会看到我面无表情的身影在那条街上游荡。

这个小淫妇的受孕能力我从来不怀疑,我不承认也得承认,我第一次与她时,我的上有血红,以后好几次我们都没有采取任何避孕措施,有人说就像挖鼻孔,谁愿意戴着手套抠鼻子呢?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szxyz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