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农村妇女的经历 好紧好大快点舒服使劲

偶,平民百姓一个,生活在一个普通不能再普通的小县城里,在一家国企工作,娶了老婆有了儿子,小日子也还算不错,可就是打小就是个。

可意淫之余还不满足,要是能真的淫一下多好呀,可见人心不足蛇吞象,有了美文还想有真美女,有时连我自个都想给我一嘴吧――哪么多大大这么辛苦地给我精神享受,我竟然还不满足,还不该打?可一见到街上的美女,就把这些全忘了。

可一颗淫心不死呀,怎么办?想来想去,在一位大大的文章里找到了一个办法:下药,给身边的美女下药!绝!

我所在的质检部就有八人,其中女同胞四人,一个四十多了,大家都叫她玲姐,两个快三十的,一个叫云红,一个叫虹雪,还有一个才二十二岁的mm,大家管她叫安琪儿。

云红长还行,不过胸太小,而且我和她关系不是太好,有些看不起她,最主要的是早就听说她和几任质检部主任都有一腿。

而虹雪和我老婆原来是邻居,关系很好,对我当然也不错了,平时我们说话最有缘,而且工作也特别默契,所以想来想去,还是从她下手。

虹雪人长得特文静,细挑的身材可胸却不小,一对更是让我着迷不已,说实在的,我不知意奸了她多少次了。

说起容易做起来难,光是买药,我就去了十多个专卖的店,可买回来偷偷在老婆身上一试,根本不行。

平常大家都在一起,可没有时间下手,只有等了,终于,三个月后的月底,厂里有一批货急着出,让我们留四个人加班质检。

操,有事,什么事?还不是操的事?还当我不知道?看云红临走时依着主任的那副恶心人的样子,让我都还得考虑考虑呢,那个小必不知插进过多少屌了,日。

我们都累得不轻,回到质检部,我关心地问虹雪饿了吗?其实吃完饭都七八个小时了,我们当然都饿了。

呵呵,还没事呢,比给老婆加的还多,要还没事,今天我就把我的给废了,再问:“虹雪,倒底怎么回事?你开下门。

过了一会儿,门终于开开了,头发有些零乱的虹雪站在门口,脸色绯红绯红的,眼睛有些迷乱,嘴里喘着粗气。

我急忙拉住她的手,一用力,她的整个人就贴在了我的身上,我能明显地感觉到她的两个大乳贴在我胸前的感觉,当时我就觉得有些晕,真爽!

看着这副人见人怜的样了,我心顿时醉了,轻轻地吻在了那红唇上,轻启她的双齿,我的舌很顺利地就进了她的嘴里,和她的香舌绞在了一起,而她也很配合地和我热吻起来。

很快我的双手不满足于拥着她的双肩了,上下抚摸起她的后背,然后慢慢地伸到了前面,轻轻地靠在了她的双乳上,并轻搓起来。

隔着薄薄的衬衣,我明显地感觉到她的两个乳头硬了起来,接着我掀开了她的衬衣,将两个乳罩掀到了上面,于是,两个丰满的乳房完全落入了我的双手之中,那种充盈地感觉让我一时陶醉不已。

窄小的黑色遮住了那微微隆起之处,或许是因为刚才虹雪动情而动过的缘故吧,从里探出了许多黑草,眼前迷人的景象顿时吸引住了我。

将虹雪轻轻地放在了床上,然后便是迫不及待地伸手去解她的衣扣,而此时的虹雪更象一只乘顺的不猫,配合着的我第一个动作,于是很快,她便成了一个赤裸裸的人儿了。

望着虹雪迷人的祼体,我的下身硬得有些受不了,而此时虹雪也有些迫不及待了,声也急促了起来。

轻轻分开虹雪的双腿,在那一片毛绒绒的黑森林环绕中间,一扇玉门正轻轻启合着,从里面流出些许透明的液体。

此时虹雪在药物的催动下,忍不住动了起来,而她的动更加刺激了我,于是我开始抽动了起来,开始还是轻轻的,后来就顾不得了,越来越重,越来越快,越来越深。

随着的的冲刺,虹雪也努力地迎合着我,一双美目紧闭,双唇微启,双臂紧紧搂着,仿佛害怕我突然间离开而不顾她似的。

终于,我觉得自己象火山一样要爆发了,而此时虹雪也发出了迷人的轻呼,突然我觉得玉洞猛地一收缩,紧紧的压迫着我冲刺的长矛,顿时我的火山猛烈地喷发了,那如同溶浆一样的东西连续猛烈地喷射进了那神秘而迷人的深处,而此时的虹雪也是娇躯轻颤,明显她也到了快乐的颠峰。

正在梦乡里的我被人推醒了,睁开眼一看,虹雪正发疯似的一边喊叫着一边双手用力地推着我,而此时的她全然忘了自己还全身赤裸着,就在推动着我的时候,那对丰满的双乳有节奏地晃动着,看得我口干舌燥,一时全然忘了还要回答她的问题。

虹雪看到我呆呆的样子,再看看我的眼神,顿时全明白了,连忙拣起一边的衣服挡在了胸前,那又怒又羞的样子,让我更加怜爱。

我一把拉住了她的手,将她猛然拉向自己身边,直视着她问道:“你说我对你做了什么?你全都忘了?”

终于醒过来了,我心里嘀咕道,看了看窗外,天色还有点黑,估记也就是五点多吧,夜里折腾了好长时间,想来也就睡了一个半钟头吧,这个药还不行,两个小时就药效全没了。

我心里非常清楚,虹雪是个爱面子的女人,而她和我老婆关系又好,肯定是不会将这种事情讲出去的,这也是我为什么敢对她下手的原因,可最要紧的是怎样才能以后还能和她,而不是只这一次。

从现在情况看也和我想的差不多,否则她还不报警?而且从她刚才有点害羞的样子来看,她心里未必就很反感。

正站在我面前的她一下就跌坐在我的怀里,她连忙要挣扎着起来,但我怎能让她如意,一低头,就吻向她的唇,双臂则紧紧将她抱住,不让她动。

终于吻着了,她的两只手在我的背后使劲地捶打着我的后背,过了一会劲慢慢地小了,渐渐地她的呼吸开始有些紧促起来,并开始放弃了抵抗。

轻轻地,我开始进入她的小嘴,我的舌头和她的舌头緾在了一起,然后我先是轻轻地引着她的舌头进入我的口中,然后轻吮着她和香舌。

在我的带动下,她的舌头也开始动起来了,开始轻轻地在我的口中游动,后来就和我的舌头绞在了一起。

我抓住她的手,将它牵引到我的玉柱上,开始她连忙将手缩回来了,但当我再一次将它放在上面时,她不再缩手,而是轻轻地抚摸起来了。

虹雪将手放在了我的背后,抱着我,身子开始迎合着我,而且越来越快,最后一边喘着气一边对我说道:“快点,快点,再快点……”

于是我不再轻柔了,一次一次真插到底,一次比一次快,每一次都重重地撞击在她的耻骨上,而我感觉我的快感也快要来到了。

终于,虹雪大叫了一声,然后玉洞猛地一收缩,一股阴精急喷而出,直浇在我的上,一下子就把我激到了上,稠稠的再一次喷谢进了虹雪的体内。

虹雪慢慢睁开了眼睛,也坐了起来,默默地看了我一会儿,一句话也不说,突然她轻轻地吻了我一下,说道:“不早了,赶紧起来吧,穿上衣服。

两个人开始忙碌了起来,穿好衣服,又打扫好战场后,我才恋恋不舍地回到了这边的屋里,倒在沙发上没多一会儿就进入了梦乡。

一阵嘈杂将我从梦中惊醒,睁开眼一看,原来到了上班的时间了,一个办公室的小吴正在打扫办公室卫生呢。

见我醒了,小吴笑道:“见你没醒,就知道昨天加班一定加得很晚,就没叫醒你,想让你多睡一会,谁知还是把你惊醒了。

家务活我没插多少手,日常生活安排我也很少费心,只是在每个月初将工资扣除零花钱后往她手中一交,其余时间我好象就没做过多少事情。

虽然老婆长得不是多漂亮,身材也不是多出众,但也算得上一般了,而现在我却做出这样的事来……心虚的我一改往日到家这开电视的习惯,而是连忙走进了厨房。

“对不起,对不起,不好意思,这个小姚明真是不讨人喜欢,什么时候不灌蓝非在老婆大人教育我的时候灌蓝,这不是找扁吗?”我连忙讨好老婆。

“反正我对我姐说过了,她也答应了,你也不用见怪,记得每个月将生活费交给我姐就行了,而且我每个月最少还回一次。

人长得美极了,身材极符合国际标准,特别是两条,最让我心醉不已,虽然只比我小两个月,可如今还是单身贵族一个。

听老婆说在市里有了男朋友,可没见过面,第一次上老婆家见到她后,心里就有点不安稳,这么个美女怎么就成了我的妻姐了呢?虽然心里想,不过也和虹雪一样一直没有机会啊。

而且对她我的顾虑更多,必竟和虹雪还不一样,和虹雪天天在一起,有一定的感情,而和她平时也少见面,而且见面时基本上都有老婆坐陪。

虽然有时也和她开些玩笑,但都不是多过份的,而现在给了我三个月的时间来让我实现我的梦想,我的心里真是高兴得要发疯了。

不过心中的内疚并没有完全消除,晚上不顾早晨已进行了两次,再一次和老婆緾绵了起来,直到老婆心满意足为止。

很快疲惫的老婆就睡着了,而我却在想着两件事:一件是明天如何和虹雪交流,另一件则是下个星期与梦琪之间的事情了。

第四次我实在忍不住了,趁云红不在时问了安琪儿,原来虹雪今天根本就没来上班,早上打**来说不太舒服,请假了。

一上午都心神不定,连主任对我说下午一上班县质检局就有人来抽检产品我都是用没精打彩的口气应的声。

好不容易等到中午下班,我连食堂都没去就出了厂门,找了个僻静点的公用**住虹雪家打,我知道虹雪的丈夫中午也不回家。

想上次来还是和老婆在半年前来的,以前可都是有老婆相伴而来的,可这次终于做见不得人的事了,所以刚才离虹雪家还有200多米就下车了,并且还多绕了个圈。

我终于沉不住气了,抬头看她,却发现她也刚好抬头看我,我们的目光刚好碰到了一起,然后我就看见她的眼睛里慢慢地充满了泪水,接着就顺着面颊流了下来,从脸角滴落到了放在腿上的手面。

就这样我怔怔地看了好一会儿,才从怜惜的惊异中醒了过来,连忙坐到了她的身边,一只手从她身后轻挽住她的纤腰,另一只手则去擦拭她脸上的泪。

我知道她是在自责,她的内心还有个结打不开,“其实我们也都没错,只是我们的生活太沉闷了,一旦我们做出了改变一点生活内容的事情,我们的观念又让我们觉得自己有一种负罪感,不是这样吗?可你看红云,和她比起来我们又算得了什么?我们是因情而乱,可她因为什么?她只是在做交易,可何时又见她自责过?”

半天,虹雪没说一句话,只是看着我,但目光中渐渐地多了份柔情,那柔情似水一般,很快就将我淹没了…我轻轻地吻住了她的唇,舌头轻启她的双齿,和她的香舌绞緾在一起,两只手则在她的身上游走着,轻抚着经过的每一寸土地。

很快在我的抚摸下,虹雪变得娇软无力,整个身躯靠在了我的怀里,呼吸也开始急促了,我知道她动情了。

双手从她背后解开乳罩,不带吊肩的乳罩被我拿了出来放到了一边,然后隔着衣服我轻抚着她的双乳,并不时地捏一下她的乳头,没几下她的乳头就硬了,直直地立了起来。

虹雪的身体属于那种略偏瘦一点的体型,可是她的双乳却不象一般女人一瘦就小,而是很丰满,和她在喂孩子的时候没什么区别,而且不下垂。

我的另一只手顺着乳房滑向了她的腹部,最终来到了那丛林密布的地方,一个指头探进了那幽深的洞穴,原来早已是路径滑湿。

褪去了身上最后一件束缚,美丽的身体再一次毫无保留地展现在我面前,我象一个贪婪的狼一样,用最快的速度自己身上的衣物,轻轻将虹雪压在了自己的身下。

没有任何的阻碍,顺利地进入了虹雪的体内,那是一个温暖而舒适的家,玉柱的每一个地方都被轻轻包裹,每一次抽动,都能感觉到洞壁对我的挤压和吸吮。

随着抽动的加速,虹雪也加入到动作中来,每次都极力地配合着我的动作,而我每一次也都深深地刺入洞穴的最深处。

身高体重的我哪是坐在沙发上的她能拉起来的?我稍一用力,就将她从沙发拉了下来,拉进了我怀里,我正想再闹一下,又听她惊呼一声:“哟,快点,你要迟到了。

虹雪也顾不得自己穿衣服了,一边帮我整理衣服一边急切地说:“那你快点,到路边打的走,可别晚了。

可是这时我才发现县城的出租车是真少,平时一会一辆的,可现在等了两分钟也没见一辆,真是急死我了。

四楼的动静惊动了五楼的人,不一会儿又下来了几个人,有我们主任、副厂长,办公室主任,还有一张脸我很熟:是老同学赵翔鹏,现在是县质检局的办公室主任。

路上我是没埋怨他,从未到我们单位来过,第一次来了也不跟我打个招呼,害得我还以为是多大的领导,晚了一点赶成这个样子,如果有什幺问题,少不了要算帐。

他到没多说什幺,估计见我这个样子也没说出口,只是一个劲地赔不是,说是想给我个惊喜,晚上还想请我吃饭呢。

还好,骨头没事,只是肌肉伤得重一点,医生建议休息一个星期再上班,但经过老婆的授意后,就变得又重多了,得休息一个月。

我一听,刚回归良心的那颗心又变得骚动骚动了起来,心里紧张了起来,必竟关系到三个月的时间和梦琪在一起的事情。

我说要不我还是回家吧,可老婆死活不愿意,说是我父母年龄都太大了,这事也别让他们知道了,其实也就是个把星期的事情,就别让他们担心了,于是我也就顺坡下驴地同意了,说我自己也行,实在有事还能叫单位和朋友同学呢。

下班后,主任和科里的几个人来看我,主任对我说下午质检全部合格,叫我放心,说的时候还有些意味深长的样子。

他们也没坐多久就走了,临走时主任还叮嘱我一定要好好安心休息,什幺时候好利索了再去上班,并说我这是工伤,我晕!

晚上赵翔鹏又来了,和几个同学一道来的,带了不少东西,几个人天南地北地胡吹了一通,并说好等我好了出去好好玩玩。

夜深了,一天就要过去了,可大家都没仔细问我为何上班晚了,连老婆也只是问了一句,后来就没再问了,害得我在车上编好的理由全没用上,也算自己命吧。

第二天上午把我安排好后,老婆又上医院去了,回来时满脸的不高兴,不用问也知道还得去了,而这天已经是星期五了,周未。

老婆对梦琪啰啰嗦嗦地讲了好多事情,晚上我都睡下了,她们俩还在原来大床上讲个不休(我被驱逐到了小卧室里了)。

就这样,老婆将我交给了梦琪,星期一一早大老婆就走了,于是家里就剩下我和梦琪了,当然她还是要上班的。

中午梦琪不到十一点半就回来给我做饭,第一次吃梦琪做的饭,味道比老婆做得还要好,饭是坐在床上吃的,梦琪端饭给我的时候一弯腰,从她的领口里望进去,白色的乳罩下面两个乳房显露出她们的丰满和坚挺。

第二次看的时候,梦琪好象察觉到了,脸一红,但什幺也没说,后来我吃完了她来收拾的时候依照那样,于是我心里才安定下来。

过了大半个小时,我悄悄地来到了她的卧室前,可能是为了能听到我的叫声吧,门留了一道缝,从门缝里看进去,梦琪穿着老婆的一件睡衣平躺在床上,对于身材要高于老婆的梦琪而言,睡衣有点短了,只到她的大腿根,于是那粉红的短裤一览无遗地尽情展现在我的眼前。

只可惜不透明,看不到里面的风彩,只是在边依稀有那幺几根黑黑的东西,应当是她那美丽的黑森林吧,但有点远,看不太清楚。

晚上依旧,但似乎在我看她领口内的迷人风景时她好象都在看着我似的,是做贼心虚还是确有此事?我拿不准。

每次看着梦琪那绝佳的身材在面前走来走去,那张美艳的面孔在眼前晃来晃去,自己的心中别提多么的着急了,而在薄薄的毛巾被下面早已直立向她致意许久的玉柱令我实在不敢平躺在床上。

冲澡后的她换了件碎花睡衣睡裤,而乳罩好象也换了个薄而软的,因为在一对骄挺的乳房正中有两个小小的圆点透过两层薄薄的布料向我昭示着什么。

洗完了脸又给我擦了一下脚,就像个老婆一样忙了一通后才将我安顿好,她这才自己去睡,临走的时候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怎么好呢?还是用在虹雪身上的那种方法?我把握不大,毕竟还是个没结婚的人,而且我也说不准她会怎么样,听老婆说她性子还是很倔的,一旦要是弄出个不愿意出来,那可不是小事情。

可面对这么个美人,我又怎能忍心放过呢?还是再等等吧,能吃就吃,不能吃也不能硬上,先培养感情再说吧,就象虹雪那样,慢慢来。

过了一个钟头,心有不甘的我又偷偷地来到了她的门前,顺着门缝往里看,黑黑的,看不清,只能大约看到她躺在床上正睡着。

进屋后,在确定家中只我一个人后,一下子就扑进了坐在沙发的我的怀里,半天才仰起头,原来已是一脸的泪水。

我爱怜地拭去她脸上的泪水,微笑着说:“没什么事的,只是碰破了点皮,现在都好多了,刚才你不是看到了吗,我都能走了,别哭了。

然后我又将她拥进怀里一下一下地吻着她那满是关切的脸,而一双手则不老实地在她身上抚摸起来,并且得寸进尺地解开了她的衣扣,伸进了乳罩里,轻轻地抚弄起她的双乳。

在尽情地抚弄了她的双乳后,我开始向下进军了,越过了平原是一片森林,然后就是那迷人的桃花源头。

伸手轻轻一探,啊,原来早已湿透了,连都被浸湿了,而虹雪则早已羞涩地闭上了双眼,默默地感受着。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szxyz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