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洗澡时,姐夫抱紧我了我v

我在师范学院美术系毕业后,被分配到艺术馆搞美术工作,我是搞连环画的为了出版连环画作品,我整天疯狂的作画,睡在办公室,吃在办公室,除了作画我几乎忘记了世上的一切,直到老婆给我带上了绿帽子然后和我离婚,我突然才想起还有一个家,还有一个老婆,可已经晚了。

我也和朋友出去找过小姐,可那没有感情基础的让我讨厌,再说那些小姐就没有很好看的,漂亮年轻的小姐早就让人给领走了,从良了。

你像仙女,美丽无暇,你像圣女,胸怀宽大理想在你前方,道路在你脚下,我愿在你前进的道路上铺满鲜花,我愿为你的将来把汗水挥洒,今天你是嫩芽,明天一定会绽放奇葩。

努力吧,可爱的小姑娘,会有一匹白马,陪你走遍天涯……写到这里,感觉意犹未尽,我在最下边又写了一句:但愿你万丈画卷自由奔放,希望你爱情激荡事业辉煌。

写完了,我把那张纸连同她的画板一起放在了她的怀里,她拿过来仔细的看着,她的眼睛里终于露出了少见的兴奋,她把画板连同那张画纸抱在了怀里,好像在思索着什么,然后就把那张画纸摺叠起来,小心翼翼的揣进了帖身的口袋里。

以前就是走到对面,她也不抬头,也不和我说话,现在每次见面都要说一声老师好,那目光也不像从前那样呆滞了。

上课时她总是先到我的办公室,把桌子擦一遍,把屋地扫一遍,把孩子们的画架子和凳子椅子摆好,放学后她总是最后一个走,把屋子又清扫一边,把垃圾收起来倒进走廊的垃圾桶里,还去收拾我办公桌上的书籍和纸笔等杂乱的东西,有一天居然把我的行李也给拆洗了一次,后来居然开始给我买饭了。

有一天在没有人的时候,我又一次把钱揣在她的衣兜里,她又掏了出来,扔到了我的桌子上,我把钱拿到手里,又往她的怀里揣,当我的手触摸到她的时。

竟然碰到了她的乳房,由于她的身材非常的匀称,那乳房就不是很突出的,今天我才发现她的的乳房虽然不是很大,但也很丰满,她在和我拉扯时,那乳房还在她的胸前跳动了几次,我一下子冲动了。

我突然捧着她的脸,在她的嘴上吻了起来,她也没有回避,而是闭上了眼睛尽情的享受着,她的眼睛周围一点妆也没花,那黑黑的眉毛,那宽大的双眼皮,那长长的睫毛,给人一种自然的美。

我把手伸进了她的衣服里,开始抚摸她的乳房,那乳房不是很大,但很丰满,很光滑,很有弹性,我又把手伸进了她的裤子里,她的小腹更是光滑,更是细腻,我的手继续往下伸,触摸到了她的,那也是浓密的,我突然失去了控制,猛地把她抱到了我的床上,我就趴到了她的身上,她还是没有拒绝,而且是用双手抱住了我的身体,她的身体给我的感觉是坚硬挺实,光滑细腻,感觉不像小雪那样软。

我也没有在意,就去解她的裤带,她突然把我推到一边跳到了床下,我疑惑的看着她,她把身子靠到了我的桌子上,小声的说:你要敢保证和我结婚,永远不抛弃我,那我就答应你!

说真的,我是很喜欢她,但是要和她结婚那是不可能的,她太小,我要比她大十多岁,让会让人笑话的,再说她的个子也太小了。

我掏出二百元钱塞给了她说,收下吧,算是我对你的精神补偿,她伸手把钱接了过去,突然撕碎了,扔到了地上,转身就走了。

我留的是长发,好多年没有理发了,就想出去理发,却不知道那个发廊好,我无意中走进了一个美容美发学校,那屋子里的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了我,那个年轻的老板问我:你是搞艺术的吧?

虽然满屋子的年轻人都是搞美容和美发的,他们打扮的也都非常的时尚,可都是些身材矮小的青年男女,无论打扮的怎么时尚,也没有气质。

那个老板问我说:我们这里有老师也有学员,你要是用老师给做发型,要比普通的发廊贵,你要是用学员做发型,我们这里是免费的。

那个小姑娘看样子有十七八岁,个子不高,但是很好看,也很会说话,她大方的上前拉住我的手说:来,大哥,坐下吧。

我低头仔细看了看她,她的脸色很白,她的眼圈化的很重,真的就像一个熊猫,她的眼睫毛特长,那特长的睫毛下面还有一层短的,我知道那是后贴上去的假睫毛。

她穿着一个砍袖的小背心,那领口开的非常低,两个巨大的乳房被她那挺美的乳罩紧紧的托起,几乎全都暴露出来,就像一个婴儿的倒着放在她的胸前,我想那就是女孩子们最为得意的美丽的乳沟了。

她的牛仔裤更是低腰的,前边不但露出了肚皮和肚脐眼,甚至连大腿内则的腋窝的深沟都看的清清楚楚,那圆鼓鼓的小腹几乎全暴露在外边,我想如果那裤腰在低一点就会露出。

她突然说,大哥你把腿往一边动一下,这个柜子就是我的,我的香波在里边,我拿出来好给你洗头,我这才发现,我的大腿膝盖前边是一一个挨一个的小柜子,那些小柜子连在一起就形成了一个细长的工作台,每个小柜子都有编号,我猜想那每一个柜子里就是一个学员自己的工具了。

他把腿往一边动了一下,那女孩子就蹲下去开柜门取香波,就在她蹲下去的时候,她的低腰裤下滑到了极限,她那雪白的大几乎全都露了出来,沟清晰可见,她站起身子时,那低腰裤也没有上升多少,她的沟还是能够看到一些,她让我想起了小雪,但我发现她的暴露的比小雪还要多。

她给我围上毛巾和搭巾,然后拿出一个四方形的装着海飞丝香波的小口袋,她用嘴咬开了一个口子,就把香波挤到我的头上,然后拿一个喷水壶就往我的头上喷水。

她用左手喷水,用右手在我的头发上反复的揉搓,她就站在我的一侧,当她抬起胳膊时,我清晰的看到了她腋窝下那浓密的黑毛,我才想到她的阴部的黑毛也一定是和腋窝一样的。

她那肥大的乳房多次碰到我的胳膊上,让我感到非常的舒服,她时而在我的左边,时而在我的后边,时而在我的右边,我真希望她到我的前边来给我弄头发,我也好直视她的乳沟和小腹,可她一直也不到我的对面来,我感到很奇怪,(后来一打听才知道,面对面的工作是美发工作者的大忌,只有外行的美发师才会那样做)她突然说;大哥你真帅,老婆也一定很漂亮吧?我笑着说,我还没有老婆呢(我不想说出我离婚的事情,我觉得和她们这些孩子说这些话是没有什么用的)她又问:那你是没有工作?没说上老婆吧?

突然那个老板说:小雪,你的姿势不对,必须挺胸收腹,两臂端平,两手放顾客的头上……她小脸一抽,小嘴一厥说:他太高了,我够不着。

她的身材最低有150,而且容貌也非常的美丽,很像一个电影演员,她走路的姿势也很美,就那几步,让我感到了一种女性的体态的风韵。

她的乳房很高,她走动时还会轻轻的晃胯,她每晃一次,那衣服下边的乳房就上下跳动一次,她的腰不粗也不细,她的大腿很直,那气质就和那些孩子不一样。

她用手摸摸我的头发,我感觉她的手非常的轻柔,不像方才那小胖姑娘的手那么重,那么狠,我就听她细雨轻声的说:这头发已经干了,还得喷点水。

感觉非常的丰满,我装作起身去吐痰,便站立起来,我的小腹就撞到了她那翘起的上,我感觉她的非常的有弹性,不软,也不硬。

她来到椅子后边,两手扶着椅背,嘴里轻声的哼哼着流行歌曲,脚尖还在地面上轻轻的打拍子,她的声音真的很好听,我想她也是故意再我面前显示她那优美的歌喉和灵敏的乐感。

我吐完痰,又坐回了椅子上,就往镜子里看她,这姑娘真是唇红齿白,体态丰腴,眼含着秋波眉带着秀气,既像蒋勤勤,又像孙俪,我一下子被她给迷住了。

挺胸收腹,两臂端平,双手在我的头上从前往后按压着,挠搓着,她那丰满的乳房几次就挨到了我的后脑上,我感觉自己枕着一个肉乎乎的大枕头,那枕头两头挺起,中间凹陷。

我立刻产生一种,很想看看她的乳沟,可当我往她的身上仔细打量的时候,我惊呆了,她浑身上下捂的严严实实,不但看不到胳膊上的肉皮,连脖子上的肉也看不到,她穿的是高领的衣服,最上边的一个口子也系的紧紧的,浑身上下,除了手和脸,在就没有露出皮肤的地方了。

她完了我的头部,然后问我说:你不着忙吧,我说不忙,她说,要是不忙我就给你做上半身的,我们都是学员,刚刚学会,很想实验一下子。

她又开始按揉我的两个锁骨窝,和膀窝,这个动作我在电影和电视里经常看到,那都是小姐给那些风流的男人们服务的项目,我从镜子里不住的看她,她的动作很美,她的神态非常安详,我的眼神几次和她相碰,她也不回避,只是变得迷茫,让我猜不透她的心思。

我故意把头往后仰,一次次用后脑去碰她的乳房,我已经感觉她的起伏,听到了她轻轻呼吸的声音,和咚咚的心跳声。

我下意识的把她的手指给攥住了,我的眼睛紧紧盯着她的脸,观察她的表情,她微笑着看了我一眼,然后轻轻的摇了摇头,这个微妙的动作,也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

我知道我的头发还没有剪,她一定是生气了想赶我走,我用犹豫和歉疚的目光望着她,她似乎看透了我的心,她对我微笑了一下子说,到墙角的水盆子里冲洗一下回来我给你理发。

这声音非常的小,也许就我一个人能听到,她指了指一个手术床似的东西说,你躺下,我给你冲洗,我这才看清,那床不是平的,而是斜坡的,床头有一个豁口,豁口下边是一个连在一起的水盆,我仰卧下去后,她就来到我的身边用一个喷头往我的头发上喷水,有时候喷到了我的脸上,她就急忙用毛巾给我擦净。

我感觉她那美丽的脸就在我的对面,我仰着头,她抵着头,我仔细端详着她的脸,那眉毛,那眼睛,那鼻子,那嘴,一点缺憾也没有,太完美了。

洗完了头,她让我回到座位上,她就用干毛巾在我的头上反复的擦拭着,那双美丽的眼睛不停的往镜子里打量着我,我知道自己很帅,我想此时她一定是看我很英俊,对我有好感了。

我突然明白了,她方才不是在欣赏我的容貌,原来是在思考如何给我做发型,我感到一种失落,一种灰心,我报复地说:你知道贝多芬和莎士比亚的发型吗?

我听了这话,倒吸一口凉气,脱口就说:连梵高你也知道……她再也没有说话,开始动剪子给我修剪头发,她把我原来的头发剪去了大约有一寸,然后把我的发梢用刀子削碎,然后用些护发素抹在我的头发上,就用手抓乱了。

我感觉自尊受到了挫伤,就再也没和她说话,我走出这个美发学校,那个老板一直把我送到门口,那个小胖姑娘把我送到门外,可小雨也没有看我一眼。

这一夜我失眠了,脑子里总是出现小雨的影子,在我的生活中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高傲的美女,我感觉她很适合做我的老婆,虽然她没有工作,但她在努力的学手艺啊,她肯定能养活自己的。

我想再去理发,可我又怕那些女孩子会怀疑的,我必然是国家干部总不能像那些社会上的小混混去死皮赖脸的追女孩子。

她说:不是开玩笑,是真的,我准备开一个美容美发学校,现在正在筹备资金,我想利用这个机会去学习美术,给学生讲美容和美发课程都需要会画的。

进屋就把学费掏了出来,我急忙说,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我男子汉大丈夫说了就算,再说我也不差你这个一个人,她思索了一会就把钱揣了起来。

她的美术基础还非常好,说是以前学过,她很快就超过了所有的学生,我疑惑不解的问,你怎么不去考美术学校?

我总不能天天吃她做的饭菜,我就拿钱让她到市场买些菜回去做,然后就拿来和我一起吃,我对她的辅导也是非常的上心的,她在我的辅导下,进步非常的快。

一是搂不过来,二是她岁数大,特别的敏感,我只好站在她身边辅导,我只能看到她的乳房在隆起,却不能了。

我看她多少有些瘦了,也憔悴了许多,我真的有些心疼她了,因为在这个城里就没有人能够帮助她,根据我的观察她从不和任何男人来往。

我对她说:我这些年办班赚了些钱,本打算自己买房子回家去办美术班,但考虑单位这里很方便就没有自己买,现在我想买一个楼底层临街的,给你使用,如果买完了房子还能剩下钱,那美容美发的器械也有我来买,招生和教学的工作有你来做,赚钱我们两人对半分,我有空就专研一下你们的课程,我还可以帮助你讲课。

还买了些器械,我把美术班的孩子领过去帮着我们收拾屋子,擦玻璃,还让孩子们上街发放传单,美容美发的学员陆续的招收上来了。

因为在做电视广告时,我把美术班的学员都领了过去冒充美容美发学员在下边听课,我就在黑板上一边画,一边照着她给我的教材讲课,这个广告在电视已播放就引起了轰动,学员纷至沓来。

我和小雨把课程安排的很合理,因为我的美术班都是在大礼拜讲课,我就安排美容美发学校礼拜天不讲课,这样我就能经常来这里讲课了。

开学的第一堂课也是我来讲的,我必然是师范学院毕业的高材生,而且讲课也是艺术性的,绘声绘色,经常把学生逗得哄堂大笑,让她们在笑声中得到知识。

我和小雨面对面的坐着,她突然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你真有才呀,胆子真大,也没有学习过美容美发,就敢讲课,而且讲的又那么好,画的又那么棒,和别人比我还社区和你相比我就自愧弗如了。

她突然在身后抱住了我,把身子贴在我的后背上,用嘴来吻我的头发,我急忙站起身来,将她紧紧拥抱在怀里,她急忙说,快闭灯,这是街面啊,我急忙关闭了屋子所有的电灯。

我们相拥着来到沙发上,我们搂抱着互相亲吻了一会儿,这大姑娘的感觉和小姑娘就是不一样,她的身体是修长的高大的,她的乳房是丰满的,她的腰部也是坚挺的,她的也是肥大的。

我解开自己的衣服,又解开她的衣服,扒掉她的乳罩,我就用胸脯去贴她那丰满的乳房,那肥大丰满的乳房,是小姑娘无法可比的,我感觉就是搂着了一个西方女人,我把手伸到了她的裤子里去摸她的阴部,那里已经流水了。

她冷静的说:你要是喜欢,你要是愿意,我就把身子给你,但是我不能做你的老婆,你什么时候玩够了,就去找别的女人好了,我就不纠缠你。

我吻着她的嘴,摸着她的乳房和阴部,断断续续的说,我谁也不要了,我就要你一个,真的,我会永远的爱你,我不会抛弃你的,我真的就相中你了。

她很快的分开双腿,我对准她的中间用力插了进去,她“啊”了一生,紧紧抱住了我的说:我很疼,你先别动,等会我不疼了你在动。

我感觉她的特别的紧,把我的紧紧的箍住了,一点也不能动,感觉比小雪的还要紧,过了会,她说,你可以动了。

但我是经验丰富的,我知道女人的来的很晚,我就不忙不慌的反复抽动,速度逐渐加快,终于我听到她的了。

我开始用力,开始疯狂,她也紧紧的搂着我的,用力往自己身上拉,我感觉她的身子开始抖动,她的呼吸变的急促,我又给她来了一轮的冲击,她的身子开始往上挺了,开始蠕动了。

我知道大姑娘的来的慢,去的晚,好在我的还没有软,还在她的逼里,我就利用剩余的硬度又抽动了几次,让她兴奋不已,我感觉、自己已经是非常的软了。

我把我的手指的伸给了她,把捏着我的手指头往她的里插,我似乎明白了她的意思,就用手指头在她的来来回的,她还不停的指挥着我让我把手指头立起来,加快速度,我感觉胳膊已经酸了。

她突然说:你是不是会笑话我啊,我平生第一次过性生活感觉很舒服,感觉是意犹未尽所以特别是因为我喜欢你,所以就不松手,不放开你。

和你我是无怨无悔的,即使我怀孕了,生了孩子,我就自己抚养,绝不牵扯你,你可以去寻找你理想的伴侣。

我们的生意一直很好,我们的关系也一直很好,她非常的勤劳,非常的懂事,非常温柔,也非常的孝顺,每逢年节就给我的父母送去好多的礼物,她有时候在家里住,多数时候和我在店里住,我们的性生活也是非常的和谐的。

可小雨一直也没有答应我,我就感到有些奇怪,终于在那个秋天晚上,住宿的学生都回去秋收了,她的外公也出门了。

她把我领到了她的家里,她插上了们,闭了灯,就了衣服,她又来脱我的衣服,还对我说:这里是背街,比较消停,我们好好的来一次吧。

她显得很主动,扑上来就抱住了我,用手来摸我的,还不住的拿我的往她的阴部顶,由于她的个子高,我们两个就光着身子在地下拥抱着,亲吻着,我的很快就硬了。

我们就对面的做了起来,我感觉这才是我理想的老婆,她的身子非常的细腻,非常的柔软非常的光滑,像这个高度的女人,一般都是皮肤粗糙的,很少有细嫩的。

她用乳房在我的胸前来回蹭动,她的小腹也在和我的小腹来回的摩擦,我把身子往下蹲了蹲,然后再往上一顶,把狠狠的插到了她的底部,我的手在她的身后抚摸着。

她的后背很光滑,她的腰很软,她的很突出,坚实,很硬朗,也很有弹性,手感非常的好,我就让她趴到炕沿上,我从她的后边插了进去,她的和我的小腹靠紧的时候。

干了一会儿,她让我躺在炕上,她骑在我身上,把我的竖立起来,就对准她的插了进去,她的身体真好,她在我的身上上下的动着,我突然感觉女人在下边挨操是很舒服的事情,干了一会,我听她有些喘息了。

她的就坐在了我的上,她在我的怀里上下的蹿动着,我的一次一次的插到她的肚子里,顶的她的子宫来回的滚动,她感觉有些痛,但是我了满足我,她就坚持着,她的乳房在我的胸前上下的抖动,不停的摩擦着我的,感觉非常的舒服。

她突然打开了电灯说:那就看吧!那电灯的突然闪光,晃的我睁不开眼睛,等我适应了那明亮的环境,她已经赤裸裸的站在我的面前了。

当我的眼光射向她的身体时,我惊呆了,大喊了一声:“啊,白癜风!”她满身都是白癜风,黄一块白一块,马上就要发展到脖子和手上了。

她哭了,流着泪说:我真的不想隐瞒你,可我也非常的喜欢你,很想和你,很想给你生一个儿子,如果看不到我的身子,你会一直认为我是一个美女,当你看到了我,你会停止一切,但是我已经满足了。

但我的肚子里已经有了一个让我开心让我骄傲的种子,我不会做流产的,我要把他生出了,我要把她养大,我不管别人怎么说,我都会坚强的活下去。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szxyz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