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花满足傻儿全文阅读风流村医

在刹那间我回想起了那段灿烂,又迅速灰暗的记忆。 “我想起来了。” “我还是头一次见到求婚,到最后却连求婚戒指也落在我这的人。” “已经不需要那个了。” “真的不需要了吗?” 莫学姐倒没有对我的问话感到惊奇,自那以后,时间已经往后推移了四个年头,任何奇怪的事情想必也琢磨出了一个合理的答案吧。 我转开话题,道:“学姐还替我保存着那枚戒指吗?” 莫学姐撇了撇嘴道:“谁替你保留这么久啊,又不是送给我的。” 我微微一笑,但却忽然失去了打趣她的想法,因为我在门前看见了她,莫学姐显然也发觉了我的失态,不着痕迹地看了眼入口处一出场便惊艳所有人的伊莉莎,嘴里嘟囔了声,“我去找找看,说不定还能翻到。”,也不知道这句话是自言自语,还是对我说的。 伊莉莎依旧风姿卓越,只是一出场就能紧紧拽住所有人的目光,但是在她红色衣裙的背后,我却发现了一个怯弱又安静的小女孩。 我看见小女孩的那一刻,心神狠狠一震。 像,实在和她太像了。 同样光灿的金发,玲珑有致的五官,乃至身上散发的气质,也与她有几分相同。 她不疾不徐地走到我面前,摘下墨镜的那一刻,我仿佛听见咖啡厅里其他人一声声低呼。 而我已然对这个女人没有了任何值得波动的心情,相反,我甚至能够坦然地直视着她那双碧蓝的瞳孔。 对视了一会,她首先开口道:“你还是老样子,孟晓禾。” 尽管对于伊莉莎有着种种复杂的情感,我也不得不承认,出了校园后,她仿佛真正变为了女神,褪去了身上最后一丝青涩的气息。 我不由低头看了眼跟在她身后,默默坐在旁边的小女孩,小女孩也同我互相看了一眼,不过一眼,她就转过头去,看着与自己毫不相关的风景。 小女孩的瞳孔是黑色的。 和我一样的颜色。 她被打扮地如同公主一样,白色的蓬蓬裙,好像刚从中世纪的古堡里走出来一般。 “现在,你能把所有事情说出来了吧。” 我对面前的女人说道。 “呵,连叙旧也嫌耽误时间了吗?也好,我在这个城市待得也够久,一个小时后的机票,晚了可有点麻烦。” 伊莉莎将手中的墨镜放在桌子上,谈起话来显得无比自如,似乎在她面前的我,并没有被冠以“前男友”的称呼。 “她……这个小女孩是谁……” 我还是没忍住,先一步问出了这个问题,只一句,伊莉莎便仿佛瞬间捏准了我的命脉,脸上挂起了那副我见了恨不得咬牙,自信又魅惑的笑容。 “她啊,叫作Zoe若依,是你的女儿哦。” “你这是什么意思?我的女儿?” “还需要我解释的更加清楚吗?也就是我和你爱情共同的结晶,我十月怀胎生下的女儿。” 我的心脏砰砰乱跳,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事? “说什么爱情,我和你之间有过爱情吗!” 你真的爱过我吗? 伊莉莎面上的表情换作更有魅力的笑容,“我说这番话,不过是让你更加容易接受罢了,事实上,生下若依只是我个人的决定罢了,你可以这么理解,‘这个女人不过突然又想试一下做母亲的滋味’罢了。” “你才不配做母亲!” 我不知是对于她话里的哪一句感到生气,是那句生下孩子只是她个人的决定么?还是那句漫不经心想成为母亲的话语?总之,这个女人令我怒火渐渐烧上脑门! “是的,”她摊了摊手,少有得露出失败的表情,“我承认我不配做母亲,一开始我确实享受着当上母亲的感觉,但后来我渐渐厌烦了,这孩子怎么还是哭闹不停,为什么长大的速度这么慢啊,等等,都让我感到她对我的拖累,而后来我也深刻的明白,我实在没有能力教导女孩,你也瞧见了我脾气的古怪,尽管我已经确定自己是如此完美,但这样的我有一个就够了。” 她又重复了一句,“这样的我有一个就够了。” 我问道:“这是什么意思?” 伊莉莎的眼眸露出显而易见的情绪,那是嫉妒?是羡慕?还是厌弃? 我实在难以明了,一个母亲怎会对自己的女儿露出如此复杂的情绪。 “如果若依跟着我长大,难免又会替代如今的我,既然这样,倒不如让她跟着你一起成为普通人好了。” 她的话将我弄的混乱不清,好不容易才开口说道:“你这样在你女儿面前说这些,难道不感到羞愧吗?” 她微微一笑:“我还没教她中文。”说完,她低头对着从始至终一直安静着的若依轻声说了几句。 若依看着我的眼睛,张开微红的小口忽然脆生生地叫道:“papa。” 伊莉莎又笑起来,笑的是如此迷人,说道:“而且,她是你的女儿。” “孟晓禾,现在你有两个选择,一是,这里有一百万美金,虽然我说让女儿跟着你成为普通人,但身为母亲,或者说曾属于我身体的一部分的若依,我也不愿她过的实在太寒酸。” 我冷哼了一声,“那第二个选择呢?” “相信我,第二个选择你不会选的。”她如此了解我,看着自己的掌心,似乎我无论如何也逃不脱她的掌控。 “第二个选择就是我将若依送去C市最好的孤儿院,当然,最好的孤儿院仍旧只是孤儿院。” 我对于她的做法只感到彻骨的冷意,很想大声斥责她,如果不想将小女孩抚养长大,当初为何又要将她生下来? 但我看着若依漫不经心地又将目光飘向窗外,似乎完全不了解这场谈话有关她的未来去向。 我的心一痛,张开的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而面前的女人却是一副目的达成的样子,从包里拿出一大摞的文件。 “我早就知道你的决定,这些都是我早就办好的手续,从今天开始,你就是一位伟大的父亲了哦。” 女人颤动着睫毛笑道:“为了打消你的怀疑,这里还有一份你和若依的亲子鉴定。” 我看了眼这些文件,甚至她早已将Zoe的名字也取好,名字叫作“孟若依”。 “对了,上一句话我说错了。”伊莉莎轻轻地将那张卡塞进我的手中,手指划过我的掌心,略显冰凉,“你从四年前就是一位父亲了。” 正当她打算风轻云淡地准备离开时,莫学姐走了过来,对我说道:“没想到还真能找到当初你丢在这的东西。” 我抬头一看,尽管过去四年之久,莫学姐手中的戒指依旧烨烨生辉,那一瞬间,不知是错觉还是怎么,我似乎看见伊莉莎的眼眸里也泛了一下光华,但很快地她又恢复了往常的神色,轻捋了下金色的卷发,对我笑道:“这是当年你准备向我求婚用的?心意很好,但是太寒酸了。” 伊莉莎作势要去拿莫学姐手中的戒指,但我先一步拿回手里。 “不给我留点纪念品?” 玩笑般的语气,让我不由冷冷回了一句,“抱歉,它不属于你。” “是么?”她也不生气,微笑着对我挥手,说,“再见。” 是再也不见。 莫学姐一脸见怪不怪的样子坐在若依身旁,说道:“这位小公主是谁啊?” 我收好桌子上的所有文件,淡淡道:“我的女儿。” “呃……这么说,刚才离开的是?” 我心里一动,第一次对若依开口问道(因为我知道若依不会中文,所以用英文说):“你叫什么名字?小姑娘。” 若依静静地回答:“我叫若依,papa。” “你知道我是你papa?” “姐姐来的时候已经和我说过了,今后让papa照顾我。” “姐姐?”我疑惑地反问。 若依只是将头转向门口那边,还天真地问我:“姐姐还回来吗?” 我又一次止不住心中对于那个女人的恨意,她甚至都未曾告诉过若依自己是她母亲! 我深呼一口气,不知是对若依承诺着,还是对自己说着:“从今以后,papa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 若依点了点头,语气平平地回了一个“哦。” 我对她露出微笑,莫学姐听着我俩的谈话,坏坏地对若依说道:“小公主,你就这么相信他吗?” “因为是papa啊。”若依睁大眼睛答道,“而且……” “而且?” “papa的眼睛和若依一样都是黑色的!” 好吧,原来是这个理由,我揉了揉若依的脑袋,试探性亲昵的动作并没有引起她的反感,令我心头松了一口气。 “呐,若依,papa本身也是一个老师,今天就教你第一堂课。” 我手中捏着那个女人临走时给我的银行卡,淡淡地说着,“那就是,无论如何都要有自己的志气。” 我拜托莫学姐帮我照顾一下若依,九九年,一百万美金可以说是天降横财,但我却对此毫无留恋,心中对于如何处置这笔钱早已有了打算。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szxyz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