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搜子居住的日子2短篇散集小黄说

又过了三天同样无聊得日子,华月澄终于扛不住了。虽然从前最怀念的日子就是大学时代宅女加米虫的生活,但是主动宅和被动待完全不是一样的概念。这种时刻必须呆在绣楼里无所事事的日子,真是让华月澄烦透了。她觉得如果能够形容自己现在的状态,那就是她打的酱油都可以开酱油铺了。 所以她终于向小米提出了想要出门走走的想法。 小米确实也觉得华月澄这一个多月以来在院子里憋坏了,便带着她踏上了去王府花园的路。楚王府的布置很奢华,虽然并不是那种时刻以金玉在装饰的雕檐画栋,但是各处都精致巧妙,看上去让人心旷神怡。 在出门之前,小米真是用了二十分的心思在装扮华月澄,好像她不是出去散步而是出嫁一样。临近出门的时候,小米还在谆谆教诲:“小姐,出了门可都不是我们倚梅园的人了,切不可像在倚梅园那样随意。该奖的奖,该罚的罚,否则别人就不把你楚王正妃的身份当回事……尤其是见到婉夫人的时候。” 其实小米错了,真正不拿楚王正妃的身份当回事的人,正是华月澄自己。 楚王府的花园不错,四处的姹紫嫣红,百花竞妍,华月澄看得很舒心。又转过一道石头垒成的小径,仿佛柳暗花明,让华月澄眼前一亮。那仿佛是天上的晚霞下落,艳红的花瓣已经铺了厚厚一层在小径上,而树上却还是燃烧着火红火红的巨大花朵。一层一层的坠在枝头上,坠得枝头都有些弯曲了。 华月澄呆呆看了一会儿,问小米:“这是什么花来着?” 小米又叹了口气,无奈道:“小姐,你怎么连最喜欢的晚霞烧都忘了?” “晚霞烧?”华月澄笑了起来,“真是个奇怪又贴切的名字!”她想了想,伸手要脱鞋。 “哎哎哎,小姐你干什么呀?”小米慌了,连忙阻止她。 华月澄四处望了望,笑了起来:“反正周围也没人,不怕。你就让我脱了鞋踩踩这晚霞烧嘛。” “不行!”小米坚决反对,“现在虽然没人,但是给别人撞见了怎么办?”看到华月澄近似央求的眼神,小米的口气有些软了,“不行,小姐,要是给人撞见,那你王妃的威严和庄重的形象就没有了,不可以,坚决不可以。” “真的不可以?” 小米看了看华月澄冒着星星的亮眼睛,还是说:“小姐,不可以!” 华月澄无法,只好耸了耸肩,刚提着裙子,打算踮着脚尖走过这条落花铺成的小路。小米立刻又惊叫起来:“小姐!你干什么?!” “又怎么啦?”华月澄觉得特扫兴。在现代所有的花朵都公主一样圈在花圃里,对于爱花的华月澄来讲,用鞋踩着这些娇嫩的花瓣过去,还是有些不舍。 小米把花月澄提着裙子的手掰开,把她的裙子整理好,才说:“这样也不行,还是有损你王妃的形象。” “王妃是什么形象?”华月澄觉得自己快要爆炸了,“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做王妃未免太苦逼了吧?”还不等小米答话,她又说,“你让不让我提裙子,你要是不让我提,我就脱鞋!”说着做事要脱鞋。 “小姐,你懂点事好不好?”小米都要哭出来了。 “不好!”华月澄心软下来,也不觉放软口气,“没事了,小米,你看我都被闷了一个月了,多可怜呀。看在现在也没人的份上,就让我自由一会儿,就一会儿,如果一有人来我就恢复成王妃端庄的样子好不好?保证不影响自己一丁点儿的形象!”说着举起了手,郑重的说,“我发誓!” 小米看华月澄态度实在坚决,也只好退了一步,勉强的答应道:“那好吧……不过,你可要有分寸哪。” 华月澄抓起裙子,踮着脚尖踏进了落红满地的小径上。一阵微风吹过,晚霞烧的花瓣吹在了她的雪白罗裙上,像是晕在雪地上的朱砂泪,绝美。 华月澄有些愣愣的,从来也没有想过自己与自然会有这样亲近的一天,瞬间觉得那些花瓣真是萌翻了,忍不住咯咯笑了起来。 “小姐……”小米本来就惊心胆颤,给她这样毫无优雅的笑声吓了一跳,立即提醒起来。 华月澄觉得很扫兴,便提着裙子中规中矩的踮着脚尖过去了。 小径拐弯的地方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种了荷花的湖。荷叶清新的味道铺面而来,华月澄不仅深吸了一口气。湖边有一条曲折的小桥蜿蜒至湖心,中心有一个小巧的亭子,四面飘着半透明的纱帐。华月澄前脚刚踏上纱帐,小米就拉了拉她的衣裳。 “怎么了?”华月澄不解,自己也没有行为不端庄稳重了呀。 “小姐,你肯定已经忘了,你从前最不爱来的就是明心湖的。因为这里……是王爷为婉夫人专门修建的地方,每次你看到他们……在那里的时候都会远远离开的。”小米的声音有些怯怯的,仿佛难以出口一样。 华月澄心里一顿,好像心里真的有那么一点不愉快了。她转头望了望飘扬着白色轻纱的古朴小亭子,想起了家乡的某个地方。便道:“那么……我就去看一眼,不会呆太久的。” 湖心小亭并没有王府中其他地方那样奢华,相反的,却布置得很温馨很舒适。大开的窗户边仅有的装饰是一幅画。画上是一个女人,很美丽的女人。 很快华月澄便知道这个女人就是传说中的婉夫人了,因为小米担忧的叫了声,“小姐。” “怎么?”华月澄笑了起来,“你怕我吃醋啊?” “我们还是走吧,要是碰到王爷和婉夫人过来就不好了。”小米道。 “这个女子就是传说中的婉夫人吗?”华月澄却并不理会,她细细看着那画中女子,宛转的发,安静的眉眼,像是氤氲水雾中的一枝临水白荷。难怪楚王这样见惯了美人的男人也那样沉迷,只怕被富贵气息晕染过的宫廷女子,没有一个人能这样打动男人的心。她笑了笑道,“她长得可真美,要是我是男人,遇到这样的女子只怕也会动心的。” “王妃也并非没有动过心,”楚王凉凉的声音忽然穿进来,“只不过,动的都是杀心。” 华月澄转回身,见楚王和婉夫人并肩站在亭外。楚王说完这话,上前去了画像窸窣卷起来,“王妃还是少看些罢,免得心里不痛快。” 那婉夫人画了淡妆,如墨的青丝也并不像画里面那样瀑布般垂下来,而是高高挽在头顶,斜插着几支素雅的玉簪。一身白衣随风飘摇,倒有些白玉兰一般的素雅味道了。 “王爷的话,臣妾不敢苟同。”华月澄顿了一瞬,淡淡回道。 “哦?”楚王冷笑,“王妃倒是怎么想的?” “臣妾认为婉夫人就像水边的白荷,可以沉淀人心中的杂念。臣妾看着她的时候就会觉得自惭形秽,喜爱还来不及,又怎么会动杀心呢?” “是么?”楚王似笑非笑的,“正是因为自惭形秽而起了杀心也未可知呢。” “臣妾并没有这样想,王爷非要认为臣妾有这样恶毒的想法臣妾也没有办法,一切只需要以后的时间验证即可。” “那么王妃的意思是,本王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楚王的声音骤然一冷,仿佛凉秋立刻变成了严冬。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szxyz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