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说想放在里面睡觉把校花的长腿扛到肩上

就当外界有上百人在寻找夏青石的踪迹的时候,主角此时已经像个没事人一样,偷偷的回到了自己的宿舍,一头就蒙进被窝,身在世界外,其实自己的魂早就进入了造化空间内部。 “这到底是一个什么神奇的地方,空间内的一天居然抵得过外界的十天?这?” 因为造化泉水的神奇功效,再加上自己农业科班出身的职业敏感性,几乎是下意识一样,夏青石就发现了造化空间内部的农业可塑性。 前期做实验夏青石在空间里种植了最简单的油麦菜,望着眼前新开垦出的一小片田地,涨势郁郁葱葱的油麦菜,空间内才过去十天而已,用空间内的泉水灌溉的油麦菜居然连种子催熟都不用,什么化肥农药一缕舍弃,除虫害更是无从谈起,这些试验品完全就是自发一般的疯涨,一天一个变化,不仅卖相极为好看,各个都跟翡翠玉雕一样,而且个头也是出奇的大,是寻常油麦菜的两三倍,最主要的还是口感,真的跟吃了琼浆玉液一样,那滋味果真妙不可言。 当然空间内更为让人吃惊的则是这里的环境好似真空一般,夏青石有一次无意将新鲜采摘的油麦菜扔到了地头,几天过去,依旧新鲜如新,完全没有放蔫变老的痕迹,简直就是天然的冷库。 “老爹种了一辈子的地,不知道有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蔬菜,哎,等等,这么好的地,种油麦菜岂不是浪费了,要是种人参?如果也能疯涨?那?老爹的医药费岂不是?” 突然间似乎开窍了的夏青石,说干就干,意念一动,当即就退出了造化空间,回到了现实,跑到农大附近的种子店买了一包人参的种子,顺便配着一大袋馒头咸菜,俨然一副豁出去不成功便成仁的架势。 “青石怎么的了,听人说你这都在宿舍窝了有一个礼拜了吧,找不着工作也用不着这么颓废吧?要不然跟哥哥一起,回去挖煤去怎么样?去了哥们的地盘,保证妹子天天有,夜夜当新郎” 刚刚返校的同宿舍好基友刘富贵一脸坏笑的贱贱道。 外界半个月,其实在造化空间里面已经过去了七八十个日日夜夜,人参,尤其是上好的野山参对于生长的环境极为挑剔,一般都是生长在乔木,灌木、杂草组成的针阔叶混交的森林中,且对宜人温润气候也是极为挑剔,但在造化空间内,没有任何的农药化肥,仅仅就是靠那造化泉水不停的浇灌,夏青石种下去的野山参种子,从发芽到成品一直都是在跨越式逆天生长。 短短三天就开始不断抽芽长叶从“三花”“巴掌”“二甲子”“灯台子”“四匹叶”“五匹叶”六天的时间走完了普通野山参生长最为艰难的六年时光,而成品挖出来后,一称重量,我滴个乖乖居然大的出奇,要知道就算是在号称人参王国的俄罗斯远东地区,一般的野山参百年一等品也才不过百克左右,而夏青石空间地里种植的这些随便一株都是二三百克的绝品,偷偷拿到学校实验室分析药性,更是要命,居然任何指标都要高于普通野山参,简直就是捡到宝了,夏青石再也抑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激动,当即要将他们都转化成海量的财富。 “去你的,胖子你说帝都最好的中药店是哪个?” “药店?嘶,你该不会是阳痿了要买壮阳药吧,妈的,搁着这半个月,你都是在撸,你不是有女朋友吗?放着不用浪费啊!” “滚,说正经的!”那所谓的女朋友虚无缥缈,不提也罢。 “呃,要说最贵,嗯,让我想想,我老子上次进京办事,看一个病人,在天一馆买了一根五十年的野山参,就他妈要了十万,要说贵,应该就是天一馆吧!” “天一馆!”这就是帝都号称最好的中药店吗? “要什么?”引导员一看夏青石一身普通学生装扮,也不像有钱的主,说话语气不免有些生硬和不屑,天一馆幕后老板手眼通天,一些野生年份药,别的店根本没有,所以进这买药的人基本上是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除了贵就是更贵,根本就不是夏青石这种穷学生能够消费的地方,店大欺客或许用在他们身上最为合适。 “请问有野生山参吗?” 导购狐疑的看了一眼夏青石,一身普通装,第一直觉就失去了招呼的心情“切,在里面,隔着玻璃看吧,上面有标价,不要乱摸,摸坏了把你肾了割了都赔不起!”说完导购员也不理夏青石,径直朝着其他客人走去。 “五十年野山参十万,八十年野山人参就要三十万,那我这?” 人参一般通过身上的芦来判断药龄,一个芦代表一年,玻璃窗户内的野山参有八十个芦,就代表八十年份,照此看,一想起自己怀中的人参,夏青石当即就是一阵莫名的兴奋,自己的人参至少都是长出了七八十多个芦,那岂不是?“小姐,小姐,我要找你们经理!” “叫唤个死啊!别耽误老娘做生意,谁他妈是小姐,你们全家才是小姐,滚出去!”那女子一听夏青石一通大呼小叫自己‘小姐小姐’当即就不乐了,直接叉着腰骂了起来。 “不是,大姐,大姐,我要找你们经理谈生意!我真的有生意要找他谈!”那女子长的还算不错,可是恶心人起来还真是有够泼妇的,夏青石当即就是一脸的黑线,不过还是耐着性子坚持道。 “谁是你大姐,你们全家都是大姐,都是老女人,滚出去,保安保安,快来,这有个穷逼想闹事,赶快把他赶出去!” “怎么回事?大庭广众之下,到底怎么回事?还要不要做生意了!”一道中年模样的管理人员出面呵斥道,那女子一见这人出现当即闭嘴,安分的站到一边,虽然嘴上还是诺诺碎语鄙夷的话不断,看向夏青石的眼神也是充满了怨恨,好像今天自己丢人现眼被骂都是拜夏青石所赐一样,但始终还是不敢再大声叫嚣半句,显然这个新出现的人身份不简单。 “你好,请问您是这里的经理吗?我想找他谈生意!”夏青石自然不会放过这么好的自荐机会。 “没错我就是这里的大堂经理,不过你要谈生意?你要谈什么生意?”显然对于夏青石这个穷学生要谈的生意,那人也是非常的奇怪。 “我有野山参,不知道你们收不收购?”夏青石兴奋道。 “当然,这玩意缺货的紧,你要是真有我们天一馆高价收购!嗯?这?” 那人刚刚承诺完,就看到夏青石从背包中取出两根完整的带虚人参,个头极大,至少比自己店面柜子里呈放的那根八十年的野山参还要大,而且表皮极为新鲜,完全就像新挖出来的一般,甚至隔着两米远,都能闻到一股淡淡的药香。 “真的是野山参,孩子卖给我好不好,我家老头最近住院要大补需要野山参做药引子,要多少钱,你开个价!” “小伙子,叔不缺钱,送礼就图个面子,你开个价我绝不还价!”很快那之前还大呼小叫的势力眼女子,便被拥挤的人群推到了一边,一个不留神摔了个狗啃屎好不狼狈!来天一馆的人都是识货的行家,一眼就瞧出了夏青石手中人参的价值,谁都不是傻子,现在不卖,一旦经过天一馆一倒手,再买只怕就是天价了。 “什么!超过八十年的上品野山参,你确信没有看错?”天一馆的总经理刚刚外出归来就听到了这么个震惊的消息。 “千真万确,药店的医师已经再次确认过了!” “妈的,天坛医院一位大人物正需要八十年份以上的野山参,真是天赐我也,人呢,你们买了没有?” “这?都怪当时人太多,最后我们也是硬着头皮花了五十万买了一根,另一根被一个客户买走了,现场情况是这样的~~~”面对老总的怒火,大堂经理硬着头皮将现场的情况又原封不动的叙述了一遍。 老总一听大堂经理的叙述当即就出奇的愤怒了“小红?妈的,是这个臭婆娘,老子不就睡了你两次吗?你他妈害老子亏了五十万,还损失了一根上好的野山参,让她滚,不用再来上班了,再去联系那小子,看看还有没有货,我们一律高价收购!”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szxyz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