模特王语纯_王语纯图片_王语纯写真

事情的起因还是因为最近的天气,太热了,很多弟子都懒得去修炼或者做事,结果一群人闲来无事,都跑到无名山谷来,想要羞辱一下昔日的天才取乐。没想到却发现张浪已经不见了,秦加强却在山谷深处横尸当场,颈骨被捏碎了,旁边不远处还有一株明显被一拳打断的大树。 顿时,整个流星剑派都震惊了。 宋东鸿吃惊的不仅是这个消息,他更为之震怒的是流星剑派的防御体系。 无名山谷虽然地处后山,位置偏僻,但却是在流星剑派的核心区域之内,这里全部都是流星剑派的弟子,连山民都没一个,防御能力仅次于核心防御圈。从无名山谷向外,三百里之内都出于流星剑派的外层防御圈,每天都有超过二十队巡逻队,超过两百名各级弟子在这个范围内巡山,怎么可能让一个废人跑了呢?而且至今连个预警都没有。 宋东鸿百思不得其解,这怎么可能呢?难道有高手潜入?可是也没必要单单去救一个废人吧?或者说,有人打起了当年云州十大门派排名赛的那件公案的主意? 宋东鸿的脸色顿时要多难看有多难看,流星剑派怎么也是云州十大门派之一,被这么打脸,一旦传扬出去,面子往哪里搁? 于是就在当天,宋东鸿和十二位长老中的五个亲自带队出动,兵分六路,要布下天罗地网,捉拿张浪。 不过当宋东鸿等人亲自带队追踪时,张浪早就已经跑出两百多里开外,只差一步就可彻底逃离流星剑派为他划定的囚牢了。 这一路上,张浪遇到了三队巡逻队,每队都有两条猎犬,好在张浪在这方面也算经验丰富,找了三种植物的叶子,混在一起捣烂成糊,顿时形成一种人类不会注意,嗅觉灵敏的动物却避而远之的气味儿。将这种糊糊抹在身上,保证没有一条猎狗会嗅到张浪的气味儿,于是张浪这一天的行程,就变得无惊无险。 重新获得强大的力量,让张浪的自信心高涨,但就在他以为自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离开时,薛晋发现了他。 薛晋是张浪的师兄,其实他只是比张浪早一天入门而已,不过他的天赋比张浪就差得太远了,当张浪凝结成元气种子,开始进行元气境的修行时,薛晋还在淬体,每天疯狂地打铁砂磨砺肉身。当张浪结出元丹、成为罡气境的先天武者时,薛晋才刚凝结出元气种子,两人差了足足十级。 直到两年前,张浪在云州门派排名赛中发生意外,变成一个废人后,薛晋已经成为元气境第七重的高级武者。 现在,薛晋已经是数十支巡山小队的队长之一了,因为修炼的太艰苦,晋级太慢,所以薛晋格外地认真,功底十分的扎实。也真因为如此,他才能注意到猎犬的异常,进而发现张浪的踪迹。 在整个元气境的修炼层次中,第七重境界和元气大圆满境界,是最难的两道坎儿,迈过这两个坎儿,实力就会有质变的飞跃。 所以当张浪看到是薛晋以后,顿时就后悔了。一时大意,结果现在情况危急了,对方巡逻队十人,一个薛晋就是元气境第七重的修为,剩下还有九人,这可如何是好? 火光电石之间,张浪做出了足以影响他一生的决定——战斗。 被叫了两年的废物,被那些曾经受过自己恩惠的人羞辱,张浪已经受够了那种滋味儿,如今重获力量,虽然还不够强大,但张浪也绝不想在忍耐,他要用堂堂正正的战斗,打开自己的心结。至于以前所受到的陷害和羞辱,只有鲜血,才能够洗刷干净。 于是就在薛晋惊诧地叫出张浪的名字时,张浪虎吼一声,冲了出来。 距离张浪最近的一个流星剑派的弟子反应极快,一见张浪冲过来,就冷笑着朝张浪一掌拍过去。按他所想,他这灌注着元力的一掌,能将废物张浪打飞出去,变成肉泥……起码也要将张浪震的五脏六腑移位不可。 但是他却忘记了,这里可是流星剑派的最外层防御圈,张浪是如何穿越三百里的距离来到这里的?而且张浪扑过来的速度,哪里是一个元丹被毁的废物能跑出来的? 薛晋尚未来得及提醒这位师弟要小心,张浪已经头一偏,经验老道地避开了那一掌,同时身形一矮,侧身挤进那个弟子的怀里,带着惯性力量的一记重拳,结结实实地轰在那个弟子的小腹处,直接将人给轰的像虾子一样吐血倒飞出去。 哪怕隔着两丈多远,薛晋都能听到那“砰”地一声沉闷的响声,像是石榴熟透了爆裂开来的那种声音,顿时面色大变。 听到这一声响,所有人的脸色都变得很难看,而被打飞的那个弟子,更是人还在半空中的时候,就绝望地闭上了眼睛。所有人都明白,他的元气种子被张浪一拳打爆了,他废了,从此他将成为一个废人,就像前两年的张浪那样。 所有人都被这极具震撼性的一幕震惊了,张浪怎么变得如此厉害了?不是元丹被毁以后,就再也无缘修炼了吗?他是怎么做到的? 张浪没有给他们反应的机会,一击得手,便马不停蹄地直冲第二个弟子。 这下,那个弟子顿时有些手忙脚乱了,生怕自己也被张浪一拳轰爆元气种子,所以一见到张浪冲过来,他就下意识地直接后退,全力防守自己的小腹。 其他弟子一时间也是这样的下意识反应,一见到张浪脸色狰狞地扑过来,马上下意识地后退,防守自己的丹田,场面一时大乱,竟然把想要出手的薛晋给挡在后面了。 薛晋气的大骂一声,喝令大家一起上,活捉张浪,搞清楚在他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可是张浪的身形就像泥鳅一样狡猾,要知道当年他可是云州年青一代的十大高手之一,常年在外帮助流星剑派开疆拓土,别说一对一的单挑了,就是一对多的群殴他也没少经历,他的战斗经验比这些弟子要丰富的多,连薛晋也不会多得过他。 所以张浪抓住对方心理畏惧、阵型混乱的机会,有意识地左右游走,逼得对方剩下九人挤成一团,然后就地一个翻滚,以极快的速度从下三路钻进对方阵型中间。一时间,看到张浪突然冒出来的弟子惊慌失措,而没看见张浪的弟子也不知所谓。 张浪趁机出手,一只手如钢爪一般,直接扭断了刚好背对着他的一个弟子的脊椎骨,另一手则抓向另一个背对着他的弟子的颈骨,只听“咔嚓咔嚓”两声响,这两个弟子闷声不响地一头栽倒在地。 薛晋又惊又怒,也顾不得误伤了,一掌劈开挡在他前面的一个手下,灌注了强大元力的一掌,结结实实地拍在张浪的后背上。 张浪躲无可躲,只能尽量错身,避开背心要害,但还是被薛晋这一掌给拍飞出去,狂喷鲜血撞在另一个弟子身上,立刻将那弟子给撞飞了,顺便帮助张浪分担了一下冲击力。 张浪飞出两丈远,在地上连滚两下,单膝着地,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顿觉自己情况不妙,肋骨最起码断了三根,内脏也被震伤意味了,痛澈心脾。 场面一时安静下来,薛晋的手下总算镇定下来,将张浪团团围在中间。 这个时候,包括薛晋在内,原本十个人的巡逻队,此刻只剩下六人了,但这六人却都没有拔剑,摆明了是要活捉张浪的了。 “投降吧,张浪,你是跑不掉的了。”薛晋警惕地看着张浪,漫声说道:“只要你肯说出你有什么奇遇,并且把你的奇遇交出来,看在你往日为本门做出的贡献的份儿上,掌门大人想必不会责罚你,别忘了,你依旧是流星剑派的一份子,掌门大人并没有革除你的门籍。” 张浪慢慢地站了起来,他都不屑于去反驳薛晋睁着眼睛说出的瞎话。 深吸一口气,张浪的头顶顿时出现了一层柔和的白色光晕,片刻之间就滑落到他的丹田处,敛去,然后张浪便状似愤怒地发出一声长长地低吼声。这一声吼如洪钟大吕般回响,震得众人耳鼓隐隐作痛,连薛晋都目露惊容,不知道张浪又要出什么怪招。 张浪的确在出怪招,但却不是攻击,而是疗伤。 〖世界碎片〗里兽人的顶尖绝学,除了〖天龙传承〗以外,还有一些杂篇的记叙,比如快速疗伤法、驯兽法等等,这些都是兽人基于自己独特的体质,逐渐创造出来的能力,人类直接使用的话,一种可能是完全用不起来,二种可能是体质什么的完全不对,用了以后也许就是加重伤势,甚至一命呜呼了。 当然,也有第三种可能,那就是刚巧适用。 现在张浪已经没法再用〖大千世界推衍术〗来改良,然后修炼加身了,因为他没那么长的命,用了就会直接挂掉了。 所以在这个生死存亡的关头,张浪只有赌,赌〖速疗术〗能够成功适用。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szxyz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