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货三根手指还不满足双手绑在头顶床头强行np

简一沫见着何承西不出声,心里的慌措感越来越强烈,仿佛下一秒她放手之后,身边的这个男人就会不见了。 她爱何承西,无关愧疚,无关任何的东西。即便他的无情伤透了她的心,她还是想着一门心思扑上去。 承西,你什么时候才能听到,我的心跳动的声音,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因为你而跳动的。 “承西,好不好?” 渴求,卑微的声音灌入何承西的耳朵里,身体不由地僵硬几分。 如果没有依依的那件事横在他们之间好,他或许真的会考虑简一沫。 但是,失去依依的那种疼痛感让他不得不痛恨她。 “简一沫,不要妄想你得不到的东西,因为你没有那个资格。” 说着,何承西掰开简一沫的手,头也不回地走出病房。 这时候,陆羽正迎面走过来,蹙眉地看着何承西,气势汹汹地看着他。 何承西压根就没把他当回事,想要直接越过他。 陆羽伸手拦住他的去路,脸上隐忍着怒火,“何承西,你怎么能那么对沫沫?” 何承西凉凉地斜昵了他一眼,挑着唇角,“你是以什么身份来质问我?简一沫的前男友?还是一个陌路人?不管是什么,她现在是我的妻子,你没有权利过问我们的事情。” 简一沫,这就是你想要好好跟我过?嗤,桃花债还没搞清楚的女人,更加没有资格跟他谈论。 陆羽紧紧地握着拳头说着,“我不会让沫沫一直受你的白眼,不管用什么办法,我都一定会娶沫沫做我的妻子。” 对沫沫的伤害,他会用他的余生来抚平特她的伤口,不管是什么结果。 何承西冷嗤一声,说着,“那真是不好意思了,现在赖着我的人可是简一沫,你想娶她请问你要拿什么来娶?一颗真心?” 何承西的挑衅让陆羽眉头收了几分,但是他依旧不相信,不过才几年,沫沫会那么快地爱上这个男人。 何承西看着脸色难看的男人,心里竟然莫名地舒畅,勾唇笑着,“我劝你还是别费心思了,简一沫欠我的,一辈子都还不完。” 陆羽直视着面前这个男人,他每一个字都像是踩在沫沫的心上一样,那么地廉价,“我不信,她欠你什么我来还。” “你还?”何承西饶有兴趣地转身,讽刺的眉间那么高贵,“一条人命怎么还?你未免也太高估你自己了。就算你愿意替她还,我也不乐意。” 依依的死一直都是他心里的痛,那天是他们约定好去试婚纱日子。 明明那么美好的日子,却毁在了简一沫的手里。 想到这里,何承西心里一阵窒息,那种疼痛,他一辈子都忘不了,当然,他也不会轻易地让简一沫忘记。 他所承受的一切,要她拿一辈子来还。 陆羽不可置信地退了几步,他记忆中的沫沫是不可能会害死人的,她的善良,就连一只蚂蚁都不舍得踩死,怎么会害了一条人命。 “不可能。” 陆羽的震惊里,何承西只是投诉了嗤笑的声音,这种承受能力是有多差?还想为简一沫还人情? 何承西甚至一秒都不想多待了,转身就走。 因为他知道,不管是什么原因简一沫都不会再跟他离婚,而就算她想,他也不会同意。 陆羽愣愣地回神,脚步定在了原地,他承受的能力,其实没有何承西想的那么脆弱,只是觉得事情太不可思议。 陆羽朝着何承西的背影喊了一声,“何承西,我一定不会让沫沫再受到一点伤害。” 他相信久而久之,沫沫一定会回到他的身边。 不再多想,陆羽尽量心平气和地恢复到原来的样子。 看着病房的门,他竟然开始犹豫了。 自从那天之后,他已经没有那么足的底气来求沫沫的原谅。尤其是加上刚刚何承西的一番话,他更加地犹豫了。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szxyz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