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H强制调教震动

地面顿时传来一阵抖动,周围的人纷纷尖叫着躲开,随后便有眼尖的人发现胖女人摔倒之时,倒霉地硌到了一块石头上,脑袋底下已经慢慢的渗出血来。 “这小哥算得可真准,刚说血光之灾,这就应验了?” 几个看热闹的小摊贩立刻把易城惊为天人,不断投去讶异的目光,原本他们只是以为后者凭着一张小白脸蒙吃骗喝而已,谁知道竟然一语道破天机。 “快叫救护车……” 周围的人乱作一团,已经有人拿起了电话。 哎!天作孽,犹可违,人作孽不可活呀……如果再继续这么不检点下去,气运很快就会被用尽,最终还是会落得个凄惨下场……” 易城摇头叹息,捡起那几乎散架的马扎打算收摊,如今出了这么大乱子,一定会招来城管,只能暂且避一避风头了。 然而,就在他起身的一瞬间,却是发现火车站大门口的位置血光冲天,竟隐隐是有着大事情要发生的样子。 易城既然敢挑起算命的招牌,自然也是懂得些许门道,师门之中也是有着一些异术能够略微得窥天道,粗浅地测出些许吉凶。 如今血光大起,必定是有了不得的事情发生。 易城心血来潮,想要亲眼目睹一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把东西托付给旁边的小摊之后,便快步走了过去。 车站门口的位置已经是围满了人,而且周围看热闹的越聚越多。 易城踮起脚尖,能够看到人群中间一些穿着制服的家伙,正表情紧张的紧紧围住一名彪形大汉,大汉一脸的凶相,不断挥舞着手里的一把匕首。 大汉就站在火车站门口正中的位置,目露凶光,粗壮的胳膊正紧紧的扣住一位花容失色的少女,不断大声呼喝威胁着,使得那些穿制服的家伙不敢靠近。 被挟持少女穿着一身白色的连衣裙,脸上的表情惊慌且痛苦,不住地伸出手臂想要挣脱钳制,但最终还是软绵绵地垂了下来。 “城管怎么还不动手?这么多人还拿不下一个?” “不对,是警察……”一旁看热闹的人纠正道。 易城来到城里才几天时间,在他的认知当中,这一片里最牛逼的就是穿制服的城管。 由于人群遮挡的缘故,易城看得不是特别真切,所以打算挤进去一看究竟。 轻手轻脚的拨开挡在前面的吃瓜群众,虽然看上去并没有使用多大的力道,但是手掌碰到的人都会不由自主地向旁边移开,被推开的人脸上闪过一丝怒意,但看到后者一身装束却又不敢呵斥。 很快易城便弄明白了,原来是这大汉当众抢劫不成反倒招来了警察,继而被警察围困难以脱身,最终演化成为了劫持人质的局面。 那些警察们迫于大汉手里的人质,个个如临大敌,并不敢采取激进的手段,双方就这么一直僵持不下,不过这样一来,可苦了那名被劫持的女子。 女子娇小的身体在粗鲁的劫匪手里,如同是一个被随意摆布的洋娃娃一般,已经没有了挣扎的力气,洋气的栗色卷发散乱地遮掩住了大半张面孔,但依旧能够看得出来面容清秀,是一个大美女。 “都给老子让开!否则我就要了她的命!” 大汉的样子穷凶极恶,像是随时都有可能行凶杀人。 但是易城却能够看得出他的一举一动都显然是练家子出身,扼住人质的左臂力道恰到好处,使得她整个人昏昏沉沉发不出力,而且还不至于窒息而亡。 “这个家伙好手段,不像是普通的劫匪……” 易城不知不觉已经挤到了最前面,而这个时候恰巧那名劫匪正挟持着女子在慢慢后退,几名警察小心翼翼地大声呼喝着却是依旧不敢靠得太近。 周围的人群立刻散开,生怕惹祸上身,唯独一个身穿道袍的少年懵懵懂懂地站在原地挡住了大汉的去路。 “妈的!充什么大尾巴狼?信不信老子灭了你!” 大汉凶狠地冲易城比划了一下手里的匕首,并没有把眼前这个异装癖放在眼里。 “师傅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女子若是被他劫走只怕落不了好……而且看她的面相不会是一个短命之人……” 易城紧紧盯着大汉的动作,心里盘算着,终于决定出手来个英雄救美,而大汉已经来到他的身旁,看着这个少年依旧是没有让开的意思,禁不住怒由心生猛地转个身,手里匕首作势欲斩。 “这算命的疯了吗?” 围观的群众顿时发出一阵惊呼,胆小的已经转过头去不忍心看接下来的画面。 不过易城却是气定神闲,眼睛里神采闪动,紧盯着刀刃的轨迹,就在刀尖即将划开自己脖子的时候,快捷无比地伸出右手,准确地叼住了大汉的腕子。 大汉吃了一惊,原本只是想吓唬对方,没想到一时大意居然被对方钻了空子,当即沉声发力,两脚用力下踏,随后握着匕首的手臂用力回收,打算挣脱。 可用力回挣之下却是发觉对方人影一闪,居然是双脚离地,借着自己的力道跟了过来,而且整个人就如同是一只猴子一般凌空倒立身子缩成一团,随后落向了自己的肩头。 “妈的,遇到硬茬子了……” 大汉也是反应极快,意识到处境不妙当下腰部发力,整个身体快速转了一大圈,试图把半空之中的易城甩落。 若是普通人势必会吃个大亏,可是大汉惊觉手里一轻,居然是使不出力来,而易城的身体居然是绕着大汉的手臂再一次转了个圈,轻巧无比地落在地面。 少年没怎么用力,大汉却是感觉手臂一阵酸麻,整个肩膀在对方一转之下登时脱臼,匕首随之落在地上,发出清脆声响。 围观的群众都已经傻了眼,没有料到那个爱脸红的算命小子居然有这样的本事,大汉吃痛之下,几乎晕厥过去,立刻将手中的女子用力推向易城,扶住已经垂落的右臂冲开人群仓皇逃窜。 几名警察立刻追了上去。 而那女子被大力推搡之下站立不稳仰面倒了下去,众人再次惊呼。 “真麻烦……” 易城赶忙迈步向前想要将其扶住,然而情急之中没留神脚下,只感觉自己似乎是踩到了什么东西,随着一声布条撕裂的声音传来,眼前顿时明晃晃的一片,接着便是怀中女子的一声尖叫。 “啊!” “什么情况?” 易城这才发现,原本女子身上的裙子居然不知何故给扯掉了一半,露出一双洁白如玉的大腿,而那女子正在自己怀中竭力挣扎,满脸羞怒之色。 “还不快放开我……” 周围人群顿时传来一阵议论,让女子娇羞万状,易城咕咚一声咽了口水赶忙松开了手。 “对……对不起,你这裙子质量也太差了……” 女子失去重心随即摔倒,顿时惨叫一声,随即胡乱地起身遮掩自己的春光。 “妈的……好心办坏事,早晨那一卦真是太准了,再不走可就麻烦了……” 易城眼见自己闯了祸,趁着女子低头整理衣服的空档,赶紧脚底抹油溜之大吉,快速分开人群消失得无影无踪。 “混蛋!你给我回来……” 女子勉强遮掩住身体,一边回避着人群中不怀好意的目光,一脸怒容地四处寻找着让她当众出丑的始作俑者。 这才发现对方已经消失,只得愤愤地跺了跺脚小声咒骂,浑然忘了就在刚刚,那个穿着道袍的家伙救了自己的性命。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szxyz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