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肉一对一到处做小喜这么多水还说不要

叶庆从未看过如此恐怖的一幕。 天地有如崩碎,万道神光从大地深处涌出,无数神光自高空中射下。然后似乎全界都会在这无穷无尽的力量下化成尘埃。那一瞬间,他只记得他在心中赞叹:这就是如来神掌的威力吗? 他没有看到他的头顶上,两尊巨佛一前一后,同时击出了旷世惊神的一掌! 然后无极魔与无极狂两位达到天人境的超级高手竟然在这无数神光中化成了灰烟,转瞬间就消失不见。当一切恢复平静的时候,大地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足有十里宽的巨大沈坑,然后在这个深达百丈的坑中间,有一座象山峰一样的东西傲然矗立。那是被方振源一掌击出后留下的他们所站的地方已经变成了百丈高的山峰,这是何等可怕的修为。 方振原突然间脸色恢复成一个健康人的模样,他身体也变得轻如鸿毛一般。 “年青人,你叫什么名字?” “在下叫叶庆!”叶庆泪流满面,他被这无上佛境感动,无法控制,“自我懂事起,我就一直崇拜着您,你是我们百姓们的救世主,是光明和正义之剑。” “我马上就要死了。刚才我以所有的生命燃烧成我最后的力量,打出了最强的如来神掌佛法无边。”他微笑着看着叶庆,突然间手一点,一颗象六窍莲的闪烁着黄金色的光芒的东西出现在他的手上,“我想把我的金丹传给你,让你成为佛的传人,你愿意吗?” “我愿意!”叶庆真诚道。他跪下,磕头。 突然间他看到无数黄金大佛出现在他的前方,佛微笑,注视着他。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在他的心中流溢。 方振原微笑着,朝前走一步,一掌把那金丹按在叶庆头顶百汇穴上。 叶庆闭目,入神识海,只见一颗巨大黄金莲花进入他的识海世界,然后化成无数金光。他识海中的那些天魔之瞳全部被金光一照,消失得无影无踪。 金丹幻化,化成八式如来神掌,留在了叶庆的识海之中!八尊金佛好似真佛降世一般,栩栩如生。 “我走了!”一个声音在识海中响起。 叶庆睁开双眼大叫道:“师傅!” 只见那方振原身体慢慢虚化,化成一道七彩之虹影,飞向天空。天空中,有无数天女长锦飞霞衣带而舞,美丽无比,圣洁光明。 这好似幻境一般,让叶庆震撼无匹。足足持续了十分锺,这些幻境才彻底消失。他的耳朵响着方振原离开时的声音:“人生自古谁无死,只须丹心照天穹。你不必伤心,我自会再入轮回,十八年后,我又是好汉。只盼你能以善心之名,成大义!” 站于这孤峰之上,叶庆突然间大叫道:“师傅!!!”可惜,天际间只有他的回音。地上,留下了这方振原留给他的所有东西,一把黄金大剑,一件有着无数伽兰佛持印诀的莲花圣甲。 泪,缓缓流落。 叶庆朝着这把件和这件圣甲连磕头九头,算是完成拜师之礼。 突然间他大惊,于这孤峰上大叫起来:“太虚,太虚,你在哪?” 他想到那金丹打入他的神识海时,那识海中的太虚魔眼全部化成云烟消失不见,不禁痛如刀切,大哭道:“太虚,你在哪,别吓我?” 他的左眼一下子又飞了出来,在他眼前飞来飞去道:“哇哈哈,这方振原好狠的心呀,还想在临死前把我驱逐,可惜,他忘了一件事!” “别这么说,他是我的师傅,也救了我一命。” “哼,他想要杀我,你没看到?”魔瞳怒道:“如果不是你体内的菩提之心把他的金丹吸走,只怕我已经化成虚雾,消失在你的识海。” 叶庆左右为难,不再说话,进入到神识中,只见神识天地中,无数魔眼再现,但是一轮金佛却依然留了下来,它的动作正是如来神掌的第一式:佛光初现。 魔瞳太虚骂道:“这方振原太可恨,如果不是我帮你救他,他早就死了,还连累了你,竟然想把我干掉,可耻。” “别这样说!”叶庆道:“任谁知道我身上有魔,都会这样做。要知道,魔在他们眼中都是恶的象征,不知道你却是魔中独一无二的那一位。” 魔瞳一听大喜道:“那是那是!哼,不过说也奇怪,这尊佛的力量我并不讨厌,反而能够让我感悟。不过我倒是不愿意让佛的力量独一无二,我已经悟出如来神掌的奥义,我这就为创出一式天魔神拳!”只见叶庆的神识海内,无数魔眼射出魔光,化成一尊天魔巨像,与佛陀金像面面相对!” 这魔瞳以如来神掌第一式佛光初现为副本,创造出魔门神拳第一招:魔影重生! 叶庆双目一睁,这神识海中的佛魔两大绝学瞬间为其所用,他随手一掌挥出,悍然是那佛光初现,只见佛光万道,一尊大日如来虚影出现于他身后,掌势有如大海惊涛拍岸一般。 他不禁大惊喜道:“得此神功,何惧那西门小花!” “哼,你再试试我的魔影重生,必然更胜一筹!”魔瞳为天魔太虚的魔识,昔日为魔帝,纵横星空十万年,为大天魔,杀无数生灵,最是好胜。 叶庆又是一拳击出,一道漆黑无上魔影于他身后凝化,高达十八丈,拳力如龙腾一般,那虚空破碎,无数黑气四方夹击,传来暗雷般的闷响,端的是厉害。 “得这二式神功,何愁我叶庆不能扬威天下!”他不禁狂喜。 “你如今的实力,虽然只有神能一重天的境界,但是你的实力,却可以硬撼一般的神通五重天之人。”魔瞳道:“此时的你足有万马奔腾之力,足以和那西门小花一争高下。只不过,你现在未习神通,若是当真交手,你近不了身,就会被他击败。” “那我如何办?”叶庆道:“如今我的师傅成阳子已经游历天下,想要寻神药为我筑基。” “我们魔门,就靠近身肉搏,以强悍无匹的身体与敌相争,这和人类靠术法、武器不同。所以我能教给你的东西,都是强身健体,化敌力为己用之法门!不过你现在实力还是低微,最好低调做人。我看这菩提之心大有古怪,以人类之资质,第一重天绝对不可能达到万马之力。你得金丹之力后,似乎让这菩提之心进化,我可以感觉到,无穷尽的力量自那菩提之心中涌出。” “我也感觉到,好象心脏中蕴藏着无穷尽的力量。” “你先收好这两样佛家圣器,这两件事物你快些收入百宝袋中。我身为魔,最恨佛光真义,一但碰到,就会痛彻入骨。” 叶庆跪地,朝那两样神兵磕头三次,方才虚空一抓,以无上真力把这两样神物拿起,放入百宝袋中。 “若是我不能用这样宝物,岂不是太可惜?”叶庆叹息道。 “可惜什么?哼!”魔瞳怒道:“当然是卖了。” “那怎么行,这两件都是师傅他老人家托付于我。” “你可知这两件道器在你身上的话,会给你带来多少杀身之祸,就你现在的本事,若是遇到强人,必然杀人夺宝。带着它们,不如扔掉它们更好。”魔瞳所言极是,叶庆倒也是知道,便道:“我们先找个城镇再说,我看以后再议此事。” “什么以后?”魔瞳道:“佛之真义,就是身外之物都是虚幻,人身就是血肉包骷髅而已,你这人,怎地不如我一个魔理解。” 叶庆长叹,朝远方奔去。如今他得到大能力,身影如电,比以前快上百倍,一起一落之间,竟然是三里之外。再二个起落,已然跳出这方振原打出来的无上巨坑,奔到丛林深处。 突然间,前方传来有人的嘶叫:“大师姐,你快走,我来断后。” 叶庆道:“似乎有人正被围攻,我们去救他们。” 魔瞳道:“好,是二男一女,正被一群红翅迦罗围攻,正好你现在神通已成,有万马之力,大可一展身手。”魔瞳境界提升,可看到五十里内一切动静,端的是厉害。叶庆大步疾跑,不多时就看到二男一女正奋力苦战百多个身高三丈的红翅鹰头人身魔人。 二个男人奋力保护着一个女人,要她先走,可这女人似乎实力最高不愿意放弃这两个同门师弟,他们身着淡青色道服,身上有二龙争球的图腾标志。 叶庆一步出,已然身现一百丈外,一脚踏下,无上神力暴出将一只红支迦罗踏成肉泥。 “太浪费了,叶庆,你应该用上天魔功,这样杀敌可强身。不过你如此体质非凡,这些红翅伽罗无数助你更上一层。便炼化它们为血丹,将来受伤时可修损身体。”魔瞳大叫道。 他反手一挥,虽然未习练那全真派龙文心诀之妙术,但是一道强大而柔和的力量,把这三人送出十丈开外,返身一拳,魔影重光山崩般打出,他前方五十丈内,空气都被挤压,一个巨大天魔虚影悍然形成,魔气滚滚而来,数十只红翅修罗瞬间化成血泥,然后被炼化成数十颗血丹,这正是天魔夺天功的无上奥义:天魔蚀血! 其它的那些红翅迦罗一见大惧,一起则远方呼啸而去。 叶庆凝指一收,数十枚血丹收到身前,虚浮不动。每一颗血丹闪烁着生命源力,哪怕受了重伤,只需要一颗就可以迅速恢复肌体,当真是魔道奇药。 他收入百宝袋中,转首看向那三个骇得一脸苍白的人道:“放心,我不是坏人。” 为首的女子腰间有一枚玉牌,实力最高,人也最是大胆,她虽然身上有血迹,看似受伤,但是却大方走出三步道:“多谢前辈高人救命之恩,我等是西域双龙门内门弟子,在外历练,却无意中遇上高人相救,真是感激不尽。”她心中自是忐忑不已,那叶庆一击,分明是魔道无上神诀,实力之强横,让她触目惊心,担心叶庆会顺手宰杀他们如草芥。 …… 叶庆随手扔出三颗血丹给他们道:“这是上好灵丹,可以帮你治疗伤口。大家出来混,走江湖,路见不平,自当拔刀相助。幸好来得及时,各位未受大伤。” 三人接过丹药,见那丹药闪烁血光,知道是魔门奇药。但是他们为修道之人,最忌讳与魔门之人交往,心怀忌惮,不敢食用。叶庆猜出他们的心事,笑道:“大家不要害怕,我是全真派门下,这一式魔门绝学为我偷学所得,并非魔门。”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szxyz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