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哈太长了慢一点呃啊

罗牛山上,两个全身都是白色粉尘的男子,正站在半山腰上,望着下面不远处的黑矿内,大批的警车、消防车以及救护车驶入。 “吴晋,你看那些坏人都被警察叔叔抓走了!”田鹏傻乎乎地一手挎着白色的透明石头,用另一只手激动的说道。“你刚才为啥不让我打坏人,他们被人绑起来,我要打他们!” 吴晋心中暗道就你田鹏这力道,一个阿嚏说不定就把人给掀翻了,让他揍人那可是一拳一尸、一脚一命啊!“他们再罪恶滔天,有警察叔叔、有法律的制裁,田鹏,走,我送你回家。” “家?”田鹏愣了愣,用圆滚滚的大眼睛盯着吴晋说道,“家是什么?你……你还要让我回到坏人那吗?”田鹏抬起手,指着那矿场的窝棚处质问道。 “你没有家?那你父母,你还有印象吗?”见田鹏竟然将那低矮、简陋、透光,冬冷夏烤的窝棚当成了家,心中无来由一酸。 虽然这个表情看起来呆萌、可尼玛的足足一米九几的大胖子身体,加上幼稚园小朋友的思维程度的田鹏,的确是让人难以接受了一些。可是可以看得出来,田鹏的经历一定很凄惨。 “我从小就在古庙里长大的,那里有我的许多好朋友,可是,就没有我的父母。”田鹏的回答既让吴晋感觉到意外,又似乎一切都在吴晋的意料之中。 如此天生神力、却又拼命卖萌的奇葩家伙,想必生出来也没法养。或许是田鹏的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将他遗弃了吧,反正田鹏是否是个孤儿,吴晋一点儿也不会感到吃惊。 因为,吴晋自己就是个孤儿。吴晋口中的父母家人,其实就是一对好心收留养育自己的夫妻,还有养父母的两个孩子罢了。 “既然如此,那就和我一起回家吧。”想到了父母的养育之恩,想到那个位于黑龙潭区老城区里的那个破旧的小院落,吴晋心中不自禁地感觉到一股股温暖。 “或者老爸看到田鹏这小子,会感觉到高兴吧。”吴晋心中如是想着,却是带着田鹏往山的另一边跑去。 几个小时之后,只见一个穿着发白的绿色军衬衣短发男子、一个全身大小破洞、上身衣服几乎都成布条的大胖子,出现在了黑龙潭区老城区某巷子深处,一家木质大门都有个破洞的人家之前。二人身上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二人的衣服都皱褶着,看起来身上的衣服都像是刚浸泡过水,潮乎乎的 “谁啊?”听见敲门声,院子里面传来了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 随着大门打开,只听见“吱呀呀”一阵响声传来,说明这门已经有些年头没有维修过了。 “妈!”短发绿军衬衣男子见开门的斑白头发妇人,噗通一跪。原本坚毅、冷漠的深邃眼睛里,泛出丝丝泪花来。 妇人眯了眯眼睛,将头往后靠了靠,拉开与年轻人之间的距离,这才看清楚年轻人的容貌,已经被眼疾缠身多年、略显浑浊的眼睛中,也在眨眼间流出了两行浊泪来。 “吴晋,是你吗?我的儿啊,你这一去又是三年啊。” “从你当兵到现在,少说也有七八年了吧,怎么也不回来看看你爸妈啊?”老妇说着,更是抑制不住地痛苦了起来。 “妈,是孩子不孝,让你们担心了。” “这次回来,孩子再也不离开你们了。孩子赚钱、养家,你们从今以后就在家里好好享清福吧。”吴晋也是两行泪水流下,并不去擦拭,一边让泪水肆意流淌着,一边大声哭喊道。 老妇人听见吴晋的话,情绪更加激动,悲伤的大声哭喊道,“我的儿啊……你爸……你爸他,已经去了!” 老妇人的话犹如晴天霹雳,使吴晋瞬间石化,呆若木鸡不知过了多久,才听见吴晋喃喃自语道,“不……不可能的。” “爸爸他的身体一直强壮,不可能这么突然的。”吴晋难以置信,从小就伟岸高大的养父,上一次见面还神采奕奕、身强力壮的五十多岁的男子,竟是说没就没了。 “儿啊,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是你姐姐了解到你当时在部队里面出任务,我们听你爸的,没把这事和你说。”妇人转而过来劝慰摊坐在地上的吴晋,又将前后的事情说了一遍。 吴晋的养父之前是一名国企的职工,前些年因为没有技能和文凭在下岗潮中被刷了下来。后来在黑龙潭区当了一名保洁员,下班之后又整个城区的来回捡垃圾,这才算是将包括吴晋这个孤儿在内的三个孩子给拉扯大。 可是就在去年过年时,因为一群小混混在大街上乱放鞭炮甚至还有烟花,导致老城区原本就是木质结构的门脸房着火,一向好心肠、做善事的养父,丝毫没有犹豫直接冲进了火海。最后成功地从门脸房里救出了一对母女,可是养父却因为烧伤面积过大、加之年龄过大抵抗力差,住院两三天后也没有抢救过来。 “妈,是小弟回来了吗?”就在这时,一个个头矮小、戴着眼镜、脸上长着不少青春痘的瘦弱男子听见外面的声响,从院子里面跑了出来。见到跪在地上的吴晋,当下也跟着跪伏在地上,抱着头跟着哭了起来,只是哭声更像是女子的抽泣一般,看起来矮个头男子就连哭都不敢大声一般。 “吴晋,你不是说带我吃好吃的吗?不要哭啊,我……我被你们吓到了。”田鹏也是哭丧着一张脸,一副委屈模样地看着眼前的几人,这才算是将一场悲伤痛苦给阻止了。 老妇人第一个恢复了过来,听闻声音下意识地说道,“这谁家孩子啊,是不是迷路了啊,快来奶奶这来”。可是当老妇人抬起头来,又是眯起眼睛,努力地向声源望去,头往后靠了靠,没看见脸;而后抬了抬,继而再次昂昂头。 终于看见那发出幼儿声音的面孔,一张又圆又肥的大脸面白无须,眼睛很大、鼻头很宽、嘴巴也不小。这分明就是一个成年男子啊,老妇人正奇怪声音来源在哪,只听见自己的大儿子传来了一阵惊叫声。 “啊!人妖啊,怪物啊……”瘦弱矮小的眼睛男子说着,像是受到了惊吓一般,连滚带爬地想要跑进院子里面去。 “你说谁呢?你是坏人,我要打你!”田鹏只有发怒的时候,才不会发出孩童般嗲里嗲气的声音,那傻乎乎的语气再加上脸上一副呆愣楞的表情,活脱脱一个混社会的至高神(软的怕横的、横的怕楞的)——又楞又横。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szxyz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