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动性xxx

平复了昨天的不愉快,狼王一个人徘徊在车水马龙的街道上,附近的几条街他都非常的熟悉了,所以打算尽量远走一些,熟悉更多的事情。当狼王走到了一条小巷子的时候,发现有好多人拥堵在那里,品头论足的在谈论些什么。他感到有点好奇,也走了进去。 只见在街边,很多的小商贩,在他们简单的摆放的地摊上,散落着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看样子已经陈旧的不行了,还有什么缺了口的碗,掉了底的盘儿之类的。狼王就不明白了,已经破成了这样的东西还能卖钱,谁买啊,脑子进水了吧。 可是事实却让狼王大吃一惊,只见每个摊位上的生意还都非常的火爆,很多摊位上都有一些成绩不菲的交易在进行。不长时间里,他就看到过几个花了几百上千甚至数万元钱,买走一些用都没法用的东西的人。 狼王忍不住凑到了一个拿着几本破书的老者的摊位上一探究竟,只听到那个老者唾液横飞正说的起劲儿: “看好了,不怕你没见识,就怕你不识货,我这本可是乾隆年间流传下来的真东西,你们看啊,从这个纸张上就能看出时代的久远,我跟你们说,这个可是乾隆亲自督促执笔房给康熙写的自传,这是什么概念,在这本书里记载了康熙、雍正、乾隆三代帝王的故事,无论是从考古上,还是收藏上都有着巨大的价值……” 老者说的起劲,周围的人竖着耳朵听的也挺认真,狼王仔细看看老者手中的书,除了破的不成样子之外,还真没看出有什么特别的。 “……我跟你们说,我打算过几天去参加寻宝这个节目,到时候也能做个证明,可是不巧了,家里有急事,所以不得不出手了,有没有懂行的,你们给鉴定鉴定!” 老者像周围展示着手中的书,想让大家都看看,狼王也向前凑了两步,想一探究竟,因为他曾经经历过乾隆那段时间的事情,虽然印象有点模糊,但是多少也知道一点。可是还没等狼王伸手,忽然一个文质彬彬的戴着一副眼镜的年轻人越众而出: “你这个老头,真是什么都不懂!” 大家都被他的话弄的一愣,只见他从他的手拎包里拿出来一副白手套,小心奕奕的带到手上: “如果是乾隆年间传下来的宝物,像你这样的拿来拿去不是糟蹋了!” 戴好了手套,他将书接过来,仔细的看了看书的封面,然后又对着太阳的方向看了看,貌似是在看纸张的纹路,之后小心奕奕的翻开书页,认真的看着。周围的几个人大气都不敢出,好像生怕呼吸的力气用大了,将那本已经到了风烛残年的书给吹破一样。 看着众人小心的样子,狼王几乎笑出声来,因为在那个“专家”翻书的时候,闻到了书页中发出的香味,特有的直觉告诉他,这本书估计印刷出来的时间不超过半个月。狼王洋洋自得的看着那个骗人的老头出丑,心里想,遇到了行家了,你就完蛋了。那个专家看了好一会,将书轻轻的交还给了老者: “说吧,多少钱?” 狼王几乎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毛病了,假的怎么还能有人收?老头一副心疼的样子: “十万,这已经是最低的价格了!” 狼王被老者的话吓了一跳,貌似花十万块钱,可以买几车的新书,要是擦屁股的卫生纸,估计比新书还要多。那个“专家”也不含糊,伸出了三个手指头: “三万,就成交,怎么样?” “不行,十万我都已经是心疼的不行了,一个子儿都不能少了!” “我就三万,要成的话一手钱一手货!” 狼王真的急了,这明明就是一本不值钱的书,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个“专家”上当。他冲到人群的中央,大声的说道: “这本书不值钱,你……” 还没等狼王说出来,在他旁边的一个长的十分魁梧的大个子一下把他揪了回去,大嗓门好像炸雷一样的在他的耳边响起: “你不买书不要在这里瞎搅合,不懂你凑什么热闹,这是古董你知道不,你以为这是图书馆里卖的那些花里胡哨的东西啊!” “就是就是。” 在距离他不远的另外一个大个子附和着说,狼王看着这两张凶神恶煞的脸,心中泛起了疑惑: “怎么这年月长的五大三粗的人,都成个收藏的内行人了呢?” 这个时候那个专家也很不高兴的样子,说道: “你知道个屁啊,告诉你我研究这些东西已经有十几年了,还能看走眼不成,哼,你要是不懂就不要在这里搅合,哪里凉快上哪里呆着去!” 狼王被他吼得一愣一愣的,怎么自己这个说真话的好像成了人民公敌了似得,在他愣神的时候,一个瘦小枯干的人轻轻的拉了狼王一下,然后转身就走,狼王连忙跟着他走出去,不知道他要和自己说什么。 一路拐来拐去的终于在一个非常僻静的小小巷子里那个瘦巴巴的人才止住了脚步,猛的转回身: “妈的,你小子是活腻歪了吧!” 没有了刚才拉狼王衣角时候的可怜巴巴的样子,换上的是一副凶恶的嘴脸,他冲这狼王的身后努了努嘴,狼王转回身,看到刚才那两个魁梧的“懂行人”抱着肩膀,站在他的身后。 “你们要干嘛,好像我和你们无冤无仇吧?” “谁让你小子他妈的多嘴了,就你明白是不,看你长的这个倒霉样子,穿的跟个捡破烂的似得,就他妈的欠揍!” 说话的大个子趁狼王没注意的时候,一张蒲扇大的大手已经抓向了他的衣服领子,用力的向上提,可能是老头给的衣服年代太久远了,衣服的布料已经变得糟了,“嗤啦”一声,衣服被撕开了一个大口子。 “我靠!这是我的第一件衣服!” 狼王的火腾的一下就上来了,上去就是一巴掌,只听到那个大个子“嗷”的惨叫了一声,人就像一个断了线的风筝一样的飞了出去,他还是觉得不解气,冲上去,噼里啪啦的就是一顿老拳,把那个家伙打得妈呀妈呀的只叫,另外两个人几乎看傻了,一动不动。直到那个被打的大个子大声的喊: “快救命啊!” 这声撕心裂肺的喊声好像才把他的两个同伴惊醒,两个人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捡起了一根木棍,狠狠的像狼王的头上砸下来,“啪嚓——”的两声脆响,两根婴儿手臂粗细的木棍断成了两半,两个人脸上露出了狞笑的眼神,可是很快他们的表情就僵住了。 狼王抖了抖头上的木屑,猛的回过头,看也不看,就将两个人同时从地上拎了起来,和提着两只小鸡差不多,重重的像依旧趴在地上的大个子摔了下去,三个人在地上玩起了叠罗汉。 “大哥,大哥,高抬贵手,我们再也不敢了……”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szxyz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