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丫鬟的两个奶_顶弄 别 啊哈

我不知不觉就开始了想像,这玉米地密不透风的,如果能在这里把丈母娘压在地上

真是罪孽,这可是我丈母娘,我怎么能这么想?

“啪”我直接给了自己一个大嘴巴子,这样想简直就是禽兽。

“咋了?你干吗打自己?”丈母娘听到声音,一脸疑问的看着我,胸前那两团异常丰满的柔软瞬间占据了我的视线。

“有个虫子,嗯,没事。”我赶紧低下头,生怕她会发现我眼中异常的目光。

为了不让自己乱想,我开始疯狂用力,很快就把丈母娘甩在身后,来个眼不见为净,玉米地闷热无比,我感觉自己像个水人一样,衣服全贴在身上粘粘的难受。

就在这时,听到背后一声惨叫,我下意识转头,只见丈母娘歪倒在地上,连忙跑过去查看,丈母娘捂着大腿,表情痛的扭曲一团。

“没,没事,我不小心割到自己了。”丈母娘艰难的说。

原来是手上和脚上太湿,一下子用力过猛,结果摔在了锄头上,把大腿割破了。

我吓了一跳,想要帮她检查一下,她却红着脸不情愿,那部位确实很不方便,就在靠内侧的大腿根上,但是鲜血已经顺着她手指缝流出来了。

“妈,你这样不行,快给我看看。”

我不由分说,直接拿开了她的手,库子划破了长长的口子,鲜血染红了一片白嫩的大腿皮肤,伤口就大腿内侧,离中间的隐私部位就差几厘米,露出的一片紫色内内上一片湿润,不知道是汗水还是,我心跳怦怦,居然有了不该有的冲动。

我强行把目光从她那地方移开,把上衣脱下来,按在伤口上止血。

“妈,你忍着别动,我去找点刺刺芽。”

农村人从小割草喂羊喂牛的,都懂的一些自救知识,如果被刀划破,只需要找些刺刺芽来,在手心揉碎,然后敷在伤口上,很快就会好。

等我找来刺刺芽,才发现不是那么回事,伤口并不大,只有3厘米左右,但是上面粘染了锄头上的草汁和脏土,居然发紫了,这是伤口感染的迹象。

“妈,感染了,需要消毒,不然怕会很严重。”我心里着急。

“那怎么办?”丈母娘愣了,玉米地离家足有两公里,回到家的时间恐怕伤口早感染了,到时更麻烦。

“没事,我帮你把脏的吸掉,再敷上刺刺芽就没事了。”我老脸一红,口干舌燥,但这也是唯一的办法了。

丈母娘的脸也红了,愣了两秒才点了点头,胸前两团硕大的柔软印在汗湿的半透明的T恤上,随呼吸不停的颤动,看的我心痒难耐。

虽说是帮她清理伤口,但这样直接脱掉丈母娘的库子,感觉还是很奇怪,把她库子扒到膝盖,她那紫色的蕾丝边内内出现在视野里,我的呼吸顿时急促了。

“快,快点吧。”丈母娘声音有些打颤,由于伤口在大腿内侧,她慢慢把两腿叉开。

天气实在太热,我光着膀子,身上汗如雨下,丈母娘也一样,紫色的内内像被水湿透,几乎是粘在皮肤上,有些半透明,那一抹黑色,清晰可见。

呼!我强行平复着呼吸,硬忍着心中的冲动,趴在丈母娘丈开的两腿之间,凑近了大腿内侧,然后帮她吸走伤口上的脏东西。

由于伤口距离那中间实在太近,鼻子几乎要顶在她入私密的柔软部位上,有一股略腥的气息传来,我身下顿时起了反应。

我很怕她伤口感染,所以极力控制着自己的胡思乱想,吸的很用力,伤口确实很脏,有土壤和杂草碎屑。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szxyz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