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室友总想上我床美女的全职男秘

主任室里却依旧悄无声息,赵慎三等的越来越焦躁,一整瓶的开水也被他喝完了。

他还想喝水也懒得去烧,拉开抽屉就摸出了上次跟同事在办公室喝酒剩下的啤酒喝了起来,不知不觉就喝了三罐下去,原本酒量就不大的他就有些熏熏的醉意了。

晚上十点!

赵慎三的老婆打来的电话已经口出恶言,这让他原本就焦躁不堪的心情更加恶劣了,恶狠狠的盯着郑焰红的房门,恨不得一脚踹开走进去揪出那女人问问她知不知道他也需要章家?

这也仅仅是酒醉后想想而已,真实中的郑焰红却跟名字天差地远,别说红红的火焰了,整个人就好似是一大块千年不化的坚冰一般冷硬。

赵慎三平时正眼瞧她一下都会激灵灵打个冷战的,莫说是揪着领子吆喝了,就算是让他低声下气的央求恐怕也会结巴!

“会不会领导在我去厕所的时候自己章家了?要不然到现在了怎么还没动静?”

赵慎三等急了倒聪明起来,想着他等了这么好几个小时,光茶水都喝光了一整瓶,外加三瓶堪称催尿剂的啤酒,厕所也不知道跑了多少趟了,如果郑主任一个人出门走了他怎么会知道呢?

“靠!总不能在这里傻等吧?”他咒骂了一句,想了又想自己仅仅是一个连中层都不是的小科员,怎么够得着给领导打电话询问是不是章家了呢?

他突然间泛出一个聪明主意来---办公室每天要早早来人帮领导打扫房间提开水,自然有领导屋里的钥匙!

赵慎三就经常在一大早没人上班的时候就把领导屋里收拾干净,在领导来之前赶紧退出来坐章到办公室。

赵慎三带着惊悸,轻手轻脚的用钥匙拧开郑主任的门走了进去,随手又把房门给锁上了,正想开灯,却马上听到了一种十分让人惊讶的声音,居然是女人带着焦渴的呢喃声!

赵慎三一听领导居然在屋里登时吓了一跳,心里暗暗叫苦,第一反应就是想转身逃出去,可是他马上就被这种奇异的声音吸引了---那声音怎么听都像是领导病了!可是,这是什么病啊?发出的声音居然像是……叫·床?

他在黑暗中竖起了耳朵仔细的倾听着里面的声音,果然,那是一种压抑的女人的呻·吟。

那种低沉的,从喉咙里才能发出来的、带着极度媚惑的声音赵慎三在床上伺候的老婆舒坦之后经常听到。

只是这暧昧到极点的声音怎么能从领导、特别是女领导,更特别的还是一个从冷冰冰好似不食人间烟火一般的女领导的里屋发出来呢?

“难道领导居然在办公室偷人?靠!这也太来劲了!”

赵慎三如果没喝那三罐啤酒,他是不敢进套间的,可惜他喝了,也许应该说幸亏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szxyzl.com